【男生戒丁】受色情死纏 Alton決意戒丁:沒有色情的世界原來很大

招雋寧(特約撰稿員)

「普通的porn,我開始覺得好悶。有次同學說給我看人和動物的sex,我踏上性愛的幻想之旅……甚至連National Geographic都能刺激我的性慾,過了很多年才沒有這種衝動。」

「我以為自己愛她,其實我當時只想在性方面佔有她。有性,才有愛。全件事都錯了。」

如果我在一個這麼棒的環境中,對住眾多美女,然後打飛機(自慰),就是極級享受」

沒有色情纏繞的世界,原來可以很大。

在一些男人眼中,所有女人都是性愛的對象。這些人許多時都有看色情自慰的習慣。一見女人就想起色情的狀態,使一些男人想要「戒丁」──就是戒掉手淫,一般同時戒掉觀看色情的習慣。

筆者訪問了一位接近半生人都與色情纏鬥的中年男人戒丁的經歷。戒是因為色情深深地傷害了Alton。

年少接觸色情 性慾愈來愈難被滿足

Alton猶記得小學時,弟弟找到爸爸的色情雜誌。「他神秘地說:哥哥,我在爸爸櫃子裡找到一本好核突的書。」

「好核突」是指刻意挑動性慾的赤裸。只那時女性胴體的映像深深印在Alton的腦海裡,彷彿是第一個男人首次遇上夏娃那種震撼衝擊一樣。此後,「我差不多每天放學都去爸爸的櫃裡,拿『核突書』看。久而久之,就成為每天的習慣。」Alton的父母只會忙自己的生意和雀局,與其說不知道他在做甚麼,倒不如說不理會。

雜誌很快就滿足不到Alton被挑撥旺盛的性慾。「普通的porn,我開始覺得好悶。有次同學說給我看人和動物的sex」,他說自己即時反應是「沒可能,很核突」。不幸的是,當他看過後就「踏上性愛的幻想之旅」,人與動物的性愛影像緊纏著他不放,情形有如打開了人獸性慾的開關鍵,「甚至連National Geographic都能刺激我的性慾……過了很多年才沒有這種衝動。」

女性化為可佔有、奪取和棄掉之物

Alton憶述自己的目光,對著某一女性會即時幻想「不斷變化的情節和人物,跟這女人做愛」,以此刺激自己的性反應。

在美國進修的日子,他習慣跟同學到酒吧看脫衣舞。「當時我把女性身體當成滿足我性慾的工具,objectify她們,用她們來手淫,過程是很開心。」那種「開心」足以令Alton變得愛追尋極快就能滿足自己的事物。不單是性慾要隨時得到滿足,日常生活也如此(例如討厭要慢慢累積知識的學業),戀愛關係也如此。

「大學好多靚女,追到很快就有Sex。一開始我以為自己是鍾意她們,但每次都會變成想佔有她們……」

他所說的佔有,帶著奪取的意味,「上床後,慢慢就沒有滿足感」,在性關係裡掠奪了某些東西,令自己得到滿足後,很快就想換走那女性,「心很好奇,就幻想其他女性的身體,想掂其他女人。」

「佔有」的價值觀換來婚姻挫折

Alton帶著「佔有女人」的意識和目光進入婚姻,對待妻子。結果轉眼就離婚。

回顧結婚、生兒育女全都不是出於愛,他今天慨嘆「我以為自己愛她,其實我當時只想在性方面佔有她。有性,才有愛。全件事都錯了。」

即使他離婚後,信過耶穌,再和另一女子「重頭再試」,新的婚姻關係裡還是挫敗纍纍。「因為個起點錯咗。」Alton坦言對女人身體感到吸引,並不就等同婚姻那種愛。

「不知為何,我還是控制不到自己,性很纏繞我。」纏繞著Alton的,是利用女人來滿足他自己性慾的渴望。

每當心情低落、工作壓力,人生很多事情都不在掌握之中時,「佔有慾就會出現」。Alton形容性的滿足,對他來說是一種佔有對方的感覺。性幻想、性愛映像、自慰等等,都變成了他在不安定中「重新掌握自己」的工具。

耗用他人的觀念死纏

「有日,老婆不在家,突然有種孤單感和憂傷感。當日天氣好好,我望到出面風景好似仙境一樣,那時心裡有股難以控制的念頭:如果我在一個這麼棒的環境中,對住眾多美女,然後打飛機(手淫),就是極級享受。」

筆者按奈不住,拍頭喊了一聲「甚麼?」。這實是難以理解,卻就反映Alton提到的纏繞。「美女」、「美境」就如「美酒佳餚」,是用來給他享受的身外物。那一刻「美女」並不是與自己尊嚴和價值相稱的人。

緊緊死纏Alton的是消費、耗用女人的觀念。

覺醒:沒有色情纏繞的世界 原來很大

Alton掙扎良久,最終放棄實行這個「美女、美景、打飛機」的計劃。背後更大的動力是愛;他很想改善和太太的親密關係。「沒錯,性會令人有love的感覺,但愛是要付出和犧牲。」他所說的犧牲,包括放棄用其他女人的映像來滿足自己性慾這件事。

自那次,他就決定不再去看,只是「這舖癮」沒有輕易地放過他。

「家中買了機頂盒,內附成人影院,我心中即有種好想看的念頭。」

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再接觸色情的他,在太太不在家時,「覺得很孤單時就想滿足自己。」那次他用盡辦法找得成人影院的登入密碼。開播不久,Alton說自己「整個人都覺得很熱,一陣暈眩,過往所有對色情的慾望全都回來」。這種感覺嚇得他立刻關掉電視。

Alton不敢把這件事與人分享,因為「覺得自己好失敗」,不是說要犧牲,要去愛嗎?那種掙扎是「內在很深的羞恥感,內疚到爆,覺得自己明知故犯。」

「我當時再說:不再看,真的想由頭再來,把那條根斬斷。」Alton最後向太太坦白,「她沒有罵我,也沒有Judge,而是支持我。」太太的支持,支撐他走到五年後的今天,再沒接觸色情。

「現在對色情,我開始有作嘔的感覺,覺得滿足不到自己、這不是出路,反而令自己沒有出路。」不再受束縛的Alton發現自己的精力和時間可以做更多其他有意義的事,與他人建立滿足心靈的關係。

沒有色情纏繞的世界,原來可以很大。

用父愛滿足兒子的安全需要

色情使Alton求學期陷入腦筋散漫,面對婚姻破裂,長久帶著貶低女性尊嚴的目光……花了半世人歷盡關係破損的傷痛,又用了許多力量「戒丁」。

他深知當天自己的爸爸不聞不問,缺失人生的引導,令他跌入泥漿。看著小學階段的兒子,Alton聲言不重蹈覆轍,直言「屋企入面沒有色情物品是最好的,給手機時也最好留意,當搜尋(孩子)與性相關的字眼不要罵他,而是解釋那種危險,爸爸是要準備好如何回答。」

「父母與子女一定要有超過五成愛打底,到你教他時,他也能明白你的好意。連結不強,子女就會找屋企以外的事物滿足安全感的需要」。Alton相信若果兒子與父母有好關係,願意談性時,「孩子在學校有朋友給他看色情時,他自然會回到家中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