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領袖因信仰立場被「取消」 今向校方興訟爭宗教自由

陳婉珊(研究主任)

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Florida State University)一名學生領袖因表達信仰立場被針對及被趕下台,「捍衛自由聯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 ADF)正代表他向校方興訟,爭取美國第一修正案賦予人民的宗教自由。

21歲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學生登頓(Jack Denton)原是學生議會(student senate)的總裁(相當於大學學生會會長),他將於今年(2020年)12月畢業。登頓從第一年入大學起,已積極參與學生議會的工作,並在這學年被選為總裁。可是在6月3日,一次私人群組的對話,令他頓成被針對的目標,最後更慘遭「取消」。(新興詞彚「cancel culture」,意指當某名人發表了與主流意見不同的言論後,被群眾指責和杯葛,令該人之前建立的名譽地位毀於一旦,就像被「取消」了。亦有人稱之為「封殺文化」。)

除了學生議會,登頓也是天主教學生會(Catholic Student Union)的成員,他們有一個通訊群組,作為要求代禱和彼此勉勵之用。有一次,某群組成員發放了一條影片連結,要求其他人點擊觀看。愈多人點擊,「黑人生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運動便會得到愈多捐款。登頓提醒這個運動支持的一些價值或組織,與天主教的價值觀相違,例如跨性別運動意識形態和「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等。登頓知道這些是敏感話題,定會引起某些群組成員不快,但他認為他有義務作出提醒,並且對事不對人。

然而登頓卻沒料到,他的言論被截圖,並被斷章取義地發送給學生議會的成員。登頓隨即被指沒資格再當學生議會總裁。其中一個學生議會成員便說,使用了「嚴重的邪惡」(grave evils)一詞,「不單有意圖地在情緒上傷害我,也對我做成身體傷害。」另一名同稱受到傷害的議會成員則指天主教群組,並非大放「恐同」言論的「安全空間」。

當天,學生議會舉行投票,要求把登頓趕下台,只是最終未取得三分二的多數票而失敗。但緊隨而來的,卻是更猛烈的一輪攻勢,各方的指責如排山倒海搬湧向登頓,要求他辭職。兩日後,學生議會成員取得足夠簽名,召開特別會議,在群眾壓力下,終把登頓轟下台。

委身的組織和「戰友」倒戈相向,令登頓深受傷害。更令他不解的是,大學應是思想百花齊放之地,為何竟容不下他的信仰?是他的信仰,使他總是對人保持一份善意,然而卻因此受到無理的攻擊。傳統道德正面臨嚴峻的衝擊:「今天在大學校園流行一種錯誤的說法,就是說你有權不被冒犯,或任何冒犯你的內容就是仇恨言論。當我上大學準備接受挑戰,並發展我的批判思維能力時,我發現沒有多少大學生和我有相同的想法。」

登頓深覺必須挺身而出,向他的世代提出警告,並捍衛第一修正案賦予的宗教和言論自由權利。於是他藉捍衛自由聯盟之助,向大學提出訴訟,爭取公道,期望能撥亂反正。

參考新聞: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watch-student-sues-university-after-being-booted-from-student-senate-for-privately-stating-catholic-beliefs
登頓的自述:
https://cnsnews.com/commentary/jack-denton/i-was-ousted-student-senate-president-my-catholic-faith-now-im-taking-stan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