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色情故事】Daniel:我有去愛的自由,色情卻奪走它

招雋寧(特約撰稿員)

要在恬靜的咖啡室裡正經八股地說色情,兩個大男孩不無靦腆。Daniel(化名)細聲地解釋為何主動提出,向我們的讀者分享他自己在色情裡浮沉的經歷。

他說自己在臉書上讀到Simon的故事,勾起了一些思緒。就這樣,他娓娓道出一個走過色情夢魘的故事。

神呀,請你別看我在腦海的性愛

Daniel成長於基督教化的家庭,就是每晚會祈禱的那種家庭。有些晚上他不能入眠,無聊時曾有些性幻想。

睡不著,為何就去性幻想?Daniel也不肯定原因了。小學生雖然天真瀾漫,但男孩子的性慾經驗,總是比人所想像的更神秘地浮現。至少,他記得那種「偷偷」的感覺為無聊的晚上帶來刺激感。

只是,「每當我幻想時,我就不敢祈禱。」

「我是怎樣看性幻想呢……其實當時沒人告訴我,性幻想是好或壞,但我自己總是覺得與神是格格不入的。」

一個天真的小男孩,會在性幻想時請神暫時「不要看著他」,「叫祂離開一下」。此情此境彷彿上演了天真無邪的阿當,吃了禁果後的一幕——躲在一角,不想神看到自己的赤裸。他意識到那份關乎異性和性的自我發現,並且感到某種關乎身體的羞愧。

「那時我只是單純性幻想,幻想女同學或虛構的女性角色,我同時摸自己的身體和性器官,就獲得一種歡愉的感覺。」

除了羞於「見」神之外,Daniel當時還感後悔。那種後悔是覺得接受不了自己,他形容是「對剛才的自己難以想像」。他搖搖頭,說當時自己還不明白為何會有悔意,只是現在才覺得可能與尊重有關,「(我)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對別個女性的不尊重之上,而且是故意去幻想的。」

在思想上佔有了他人使Daniel感到羞愧,對自己反感,接納不了自己。別想這是來自硬崩崩的宗教教條,事實上Daniel自問沒記得甚麼教條經文,只是總感到性幻想與貪念和自大有關。

那可能是天賦的良知在悄悄勸話,它不容易被人解釋,卻又直率而無保留。

朋輩影響最大:不看色情,你就不是正常的男人

Daniel小學時一直沒看過色情,性幻想也有個限度。只是到了高中,Daniel受到身邊男同學近乎性騷擾的誘惑。

「他們當時取笑我沒有看(色情),然後不斷在我耳邊唱色情的歌、描繪色情的情節和自慰的經歷,又不斷鼓勵我看色情。」回想同學們所做的,Daniel的評價是「影響實在很大,雖然我知他們只是開玩笑……」

從沒有人和Daniel談論色情,他的父母也沒有。同學間的取笑使Daniel莫名孤單,是「沒有人明白我,也沒有朋友」的孤單感,他覺得自己不自慰、不看色情就是不正常,「不像時下正常的男性」。

初時只為抒緩壓力,更加是逃避現實

「終於我趁家人不在時,嘗試做同學們常說的那事」,Daniel形容那次看色情和自慰「很震撼,像天崩地裂一樣,忘卻當時面對的孤單感和難過。」

自此Daniel的生活就再沒有離開色情,「特別是再遇上孤單、失意或讀書的情緒壓力時,我就會用這方法解決。」

你可能想,這不也是一種釋放嘛,不無好處呀?只是與其說色情讓Daniel能「應付」壓力,倒不如說色情讓他「逃離」壓力更準確。

「色情使我對現實世界感到厭煩,我不想結交朋友、沒有動力處理人際衝突、失去讀書的推動力……」Daniel回顧自己一直逃避學業責任,拒絕接納情緒,迴避麻煩的人際關係,有至少一半要歸咎到色情的頭上。

處理學業、情緒、人際關係問題有許多技術,不過Daniel從色情和性幻想學到得最多的不過是逃避。

色情剝奪了我去愛的自由

「在大學時,我有次失戀,那段日子看得很多色情,麻醉自己,恢復開心。不過當我一去到街上,看見其他女性時,就會有種跟她做愛的性幻想」,有次等巴士時,Daniel差點伸手去摸前面的女人,「幸好立即清醒,放低手……唉……事後真是覺得自己好變態。」

「我也給自己嚇一跳,沒想到自己變成這樣」

Daniel望著咖啡店的窗外,吸了一口氣,「色情開始剝奪了我去真正愛和尊重一個女人的能力,好似控制了我的手一樣……我竟然想去摸陌生女人。」

有食唔食 罪大惡極?不了,我不想後悔

那次失戀後,曾有位外貌標緻的女同學追求Daniel,「她常常穿得性感,又約會我,但我很掙扎,究竟要不要跟她一起?」

Daniel都算是個對自己負責的人,他提到不喜歡自己只為「跟她上床」而在一起,然後很快跟她分手,始終「她完全不是我心中的理想伴侶……我不想自己成為一隻慾望為本的動物」。

這次Daniel沒有令自己後悔,他們的戀情最終未有開始。

與其「自己來」?倒不如與太太開誠布公

「幾年後我認識一個我真正愛的女人,很快就結婚。」所有童話故事的結局,都是殘酷現實的開始,昔日觀看色情的積習大大影響著Daniel跟太太的性生活。

一如好些研究所示,Daniel覺得太太「不達標,不符我看過AV(色情影片)的標準,所以在性生活上,大部份時間都感到很不滿足。」

與太太性事不順,Daniel對色情的「胃口」就大增,「每次不滿足,就有種衝動想看色情,彌補那種滿足,而且『自己來』更開心。」只是他同時也很內疚,因為「覺得對老婆唔住」。

直到去年Daniel才「戒甩」色情,觀看次數也減到人生的「新低點」——年間只有數次。Daniel認為主要的動力是他渴望獲得與太太正常的性生活和滿足感。「我下定決心,在一次晚飯後跟老婆認真談這事,請求她別罵我——事實上最後她也難過,卻又很高興我向他坦白。」

與太太分享對Daniel來說是關鍵,「這些讓我戒掉色情的動力很大,大大削減了它的神秘刺激」,色情「見光死」不再神秘,與太太關係更好,填補了Daniel對性、愛和關係的各方面需要。

「老婆知道我的軟弱,我認為她的支持也很重要。其他男人,我自問都明白他們,所以先鼓勵他們同太太講,信我,講咗會好好多。這是我約你出來傾的原因。」

尾語

有人說,自慰就像把身體當作遊樂場,但遊樂場上只有你自己一個,享受過後,還是會陷入無盡失落。從Daniel的一席話裡,我聽得出箇中道理,「自慰是可悲的自戀,不是愛」。

[你並不孤單,歡迎向我們專頁「香港性文化學會」分享你的掙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