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the victim】性革命對一名女同志和她兩個兒子的傷害

招雋寧(特約撰稿員)

woman-1006100_1920 (1)「讓同志結婚到底對人有何壞影響?」我常常不願跌入這話題,因為這往往只是爭拗那些後果發生的可能性,卻無視了「不分性別的婚制」本身是眾多表癥之一,其成因是性的革命。

混淆人際關係的性革命

性本身是關係,性的革命就是改寫人際關係。這種改寫將最親密以至最陌生的關係都混為一談。

人世間最親密的莫過於性關係和親子關係,關係的定義和緊密程度都逐漸分崩離析。我看離婚、同性婚制、以致其他無分人數、血緣的婚制;又或誰是誰的父親、誰是誰的子女,這一切都是表癥,它們都連繫於同一個成因。

借精產二子 兩男孩均患自閉

思想會產生後果;壞主意會有受害者。

《華盛頓郵報》近日一篇報導,記述了一名努力撫養兩個孩子的美國媽媽。他的兒子分別6歲和7歲,兩個都有自閉症。這故事並非關於她應付親職挑戰的日常生活,而是男孩患有自閉,與性革命不無關係。

這位女士的兩個兒子都來自同一位匿名捐精者「H898」。他之所以選擇人工授精,是因為他和同性伴侶沒有懷孕的能力。他們選了一名履歷一流的捐精男子的精子。

母震驚 捐精神秘男的資料全是虛構

兩名孩子出世後分別確診自閉。他們在尋找方法幫助兒子時,發現這對兄弟在外面至少有七至八名兄弟姐妹,他們的男性基因都是來自同一捐精男子。最震撼的是,這些「手足」也確診斷出自閉。實際上,還有其中一些孩子還患有其他神經系統和認知障礙,包括過度活躍、癲癇和幾種情緒障礙。

遺傳醫生解釋,這麼多如此的孩子,恐怕不屬偶然,責任很大可能是屬於那位捐精男子。在經過進一步調查後,兩個男孩的媽媽發現幾乎所有關於「H898」的資料都是虛假的。他並未如精子銀行所記錄的「擁有碩士學位」,事實上,那男子並沒有大學畢業。在「健康清單」上根本無記錄他的真實生活——已被確診患有過度活躍,並在一所有學習和情緒障礙的學校裡接受教育。

追查得來的結論固然令那位媽媽震驚,然而我也是。他選擇了與陌生人「結合」產子,「生產」了一個孩子,繼承了那陌生人的特質,卻發現他只是一名對母子都不用負責的陌生男人。

整件事是一場分割關係的交易

那位女士向精子銀行和當地監管機構的投訴無援,最終對精子銀行提出訴訟,而後者用25萬美元庭外和解。過程中這名媽媽同時失去了工作和伴侶。

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交易。因為至今,精子銀行繼續出售「H898」的精子,每小瓶精子售價為450-525美元。配子、受精卵和嬰兒不過是商品,世界將繼續「淘寶」——訂購嬰兒。

那位媽媽與「H898」素未謀面;科技容許「H898」隱瞞身份,許多繼承自閉基因的兒童「被產生」了,但他們卻與其爸爸並無連結;有特別需要的孩子,其實特別需要爸爸的陪伴和訓練;那位同性伴侶因親子關係的壓力而離開那段「婚姻」。

對性革命的回應是捍衛幼兒擁有親生父母的權利

誠如文初所言,性革命的根本是強力地割開了性關係、婚姻關係和親子關係。若發生在男女夫妻身上,情況已很惡劣;性革命的思維所衍生的問題令情況更嚴峻。

性革命對人類(尤其女性和幼兒)所保證的自由,能否實現呢?這受到很大質疑。

所以,面對著同性婚制,以及它所帶來的親子關係、生殖科技法律變革,有人會如此回應說:政府要捍衛幼兒的權利,捍衛他們所需的一個媽媽和一個爸爸,而不是任何愛他的兩個人,或三個人。幼兒擁有父母的權利如果受損,政府需要做的是彌補損失,而不是廢除現有制度。

延伸閱讀:

華盛頓郵報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