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不應成為性侵犯和性騷擾的溫床──香港性文化學會嚴正要求各大學和各大學學生會,調查近日發生的性侵犯或性騷擾事件,並杜絕鼓勵性騷擾的文化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在今年8月舉辦的迎新營中,疑有學生遭性侵犯。受害女新生在8月15日清晨約5時返回房間就寢,後來醒來發現大腿位置有疑似精液。事發後,受害人在大學職員陪同下報警求助,警方到涉案房間進行搜證,後來拘捕一名28歲男子,控告他非禮。我們也知道多年以來,不少大學的迎新活動都有一些「三級」活動,以群體壓力讓感到被性騷擾的同學不敢吭聲。

近年,香港的大學校園不時出現性騷擾、甚或性侵犯事件的報導。香港大學舍堂偉倫堂有女生指出聚會時先後遭高年級的男生借醉毛手毛腳(如被摸大腿、肩頭及手),又以住宿資格要挾多名女生裸露上身拍短片。2017年,香港大學舍堂聖約翰學院有宿生的下體遭約20人滴蠟。也有香港大學一名男宿生被多人按在床上被其中一人用陽具在其頭上拍打,甚至被拍下影片,放在互聯網。以上事件叫人髮指,但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平機會在2018年曾進行一項「打破沉默:本港大學生性騷擾調查研究」,發現近四分一(23%)的本港大學生在調查前 12 個月內曾被性騷擾一次或以上,包括在校園內外和互聯網。大部分(80.7%)曾在校園範圍內被性騷擾的學生指騷擾者為男性,且是與受害人就讀同一所大學的同學 (72.7%)。雖然本港大學有處理性騷擾投訴的中央機制,但根據平機會的調查,多數學生不知道這些反性騷擾政策,也不確定該往哪部門舉報性騷擾。

因此,我們建議本港大專院校應加強防止性騷擾的宣傳教育,例如可在開學選科前硬性規定每位新生必須出席認識及防止性騷擾的課堂,確保學生充份了解學校的性騷擾政策和香港的相關法律。此外,我們要向學生強調「同意」(consent)的重要性,以及真正尊重他們的意願。再者,我們要對性騷擾採取零容忍的態度,以Me-Too運動為鑑,要鼓勵受害人發聲,並杜絕鼓勵性騷擾的文化。現時本港大學迎新及宿舍文化有時會把模糊身體界線看作娛樂,學生(特別女生)容易在群眾壓力下壓抑自己感到冒犯的感覺而不敢說「不」,這樣,就讓大學成為性騷擾的溫床!甚或變相鼓勵性侵犯,這實在是我們不願看見的。

因此,我們嚴正要求:

  1. 各大學和各大學學生會應成立調查委員會,去調查近日發生的性侵犯或性騷擾事件。
  2. 各大學和各大學學生會應杜絕鼓勵性騷擾的文化,有必要檢討任何有機會構成性騷擾的活動(如迎新與宿舍活動)。宿舍也不應以參與這類活動為住宿資格的條件。
  3. 各大學應推動防止性騷擾的教育,一方面讓學生知道他們有權拒絕參與令他們覺得受性騷擾的活動,另一方面要向學生強調身體界線及互相尊重的觀念,讓學生認識逾越界線可能會令對方造成的傷害。

2019年9月16日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