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墮胎比例高】論自主墮胎權和黑人嬰兒生存權之間的吊詭

招雋寧(特約撰稿員)

woman-241979_1920

美國喬治亞州統計裡,六成被墮胎的嬰兒都是黑人。

在美國談政治正確,不能不說種族主義。黑人民權運動是現今種種小眾平權運動的基模。墮胎政治層面,支持女性墮胎選擇權的人往往都是種族平權份子,會支持黑人的生命也是生命(#BlackLivesMatter)。但看完統計數據後,人不能不問:黑人「胎兒」的生命也是生命嗎?

生命法案變相特別保障當地非裔

喬治亞州是保守派主導的州份,早前通過《活嬰公平和平等法案》,HB481又稱生命法案(LIFE act),是美國眾多心跳法案之一。

當地的黑人墮胎數字不成比例地高,比其他群體高出4.3倍。根據美國疾病及防控中心的數據,當地在2017年有27,453宗墮胎,其中60.7%是黑人的嬰兒,而黑人群體在全國佔32.2%。在比例其高的前提下,規限墮胎減低黑人嬰兒被抹去的實際個數。

然而,支持墮胎選擇權一方仍一度入稟法院,控告喬州政府並要求禁制這條生命法案。

吊詭回答:確保女性自主墮胎可對抗種族滅絕

墮胎成為黑人被大量減滅的合法手段。「黑人嬰兒的命也是命嗎?」是令支持平權者有點尷尬的問題。黑人女性平權份子羅絲(Loretta Ross)給了一個吊詭的答覆,「對抗人口控制和種族屠殺的最佳方法,就是確保由我們自己作出種族滅絕的決定。」

心水清的人就知道,這位女性平權者真正關心的平權是操生殺大權。誰會關心黑人嬰兒的命?

羅絲又承認黑人女性以往經常被視為人口控制計劃的對象。事實上計劃生育聯合會亦曾在社交媒體表示,「若然你是美國的黑人女性,數據分析顯示你去墮胎比懷孕和分娩更安全。」

這個說法其實符合自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以來美國那種精英的觀念。他們認為打掉黑人嬰兒可以減少社會問題,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羅伊的代表律師夫婦等都曾分別講論一種「墮胎能解決人口膨漲和貧窮」的觀點。

「黑人需要墮胎」是否一種社會建構的說法而已?其實際效果會否是種族主義?黑人女性需要的,到底是減少人口,還是確切提升社經地位的平等機會?我肯定的是確保某一個種族能平等地傳續,嬰兒獲得生存權的保障,一定是維護了那種族平等的尊嚴。

夏洛特洛西爾研究所》|《關鍵評論》|《香港性文化學會評論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