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舉行維護生命遊行 墮胎倖存者述說重尋生母

殷琛(特約撰稿員)

5月11日,逾千名英國人參與倫敦的維護生命遊行(March for Life UK),有墮胎未遂的倖存者站台訴說生命可貴,並要求政府不要放寬墮胎規定。

MFL London 2

MFL London 3

 據基督教媒體《Premier》報導,遊行激起民眾參與的原因,與當地擁護女性墮胎選擇權人士的政治施壓有關。擁護女性有墮胎權的人正推動降低在北愛爾蘭墮胎的要求門檻,並爭取修改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墮胎法例。

 「維護生命遊行」的終點在倫敦國會廣場,大會主題為「不可替代」,意即每個胎兒都是不能被取代的獨立個體。大會邀請了一名墮胎倖存者向近5,000名參與遊行人士述說自己的遭遇。

險成醫療癈物 墮胎倖存女與母相認

 甚麼是墮胎倖存者?奧登(Melissa Ohden)在集會中坦言是一名「墮胎倖存者」。他曾接受英國新聞公司《BBC》採訪,並親身解釋自己出生時是一名墮胎未遂、成功活下來的女嬰。

 訪問中奧登提到1977年的事,「那19歲還是中學生的母親用大量注入鹽水方式墮胎。我本應會被毒死。在差點被當成醫療癈物棄置之前,護士聽到微弱的喊聲。最終我被送至初生深切治療部,檢回性命。」

 後來奧登獲得收養,直至14歲那年得知自己的出生,並一直到長大後找回自己的生母。他的生母從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活過來,據奧登描述,「她從不知道墮胎手術拿出來的到底是一個小男孩還是女孩,而且一直帶著遺憾和心痛生活下去。」

人權保障應「from womb to tomb

MFL london 1

奧登

奧登即場感恩,指醫生最初還想這個嬰孩將會面對許多殘疾,但現年41歲的他仍然健康地生活下去,「不論我是否殘疾過活,我的生命仍然值得受到保護和尊重,我仍然有被家人自由地去愛的價值。」

奧登成立了「墮胎倖存者網絡」組織,並聯繫著286個和他經歷相似的墮胎倖存者,其中五人來均在英國。

在場另一組織「非洲生命文化」主席Obianuju Ekeocha哀嘆合法墮胎的現行做法無視人權,「肚裡的嬰兒是有價值的人,他們由未出世到死亡(from womb to tomb)都應該受到保障。」他直指英國國會過往是走了錯路,「這個國家墮胎合法化年日已過半百,帶走了超過9百萬個人類生命。」

對「英國舉行維護生命遊行 墮胎倖存者述說重尋生母」的一則回應

  1. 甚麼是墮胎倖存者?奧登(Melissa Ohden)在集會中坦言是一名「墮胎倖存者」。他曾接受英國新聞公司《BBC》採訪,並親身解釋自己出生時是一名墮胎未遂、成功活下來的女嬰。

    Shall it be 她 ?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