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歧視:澳洲婚姻雜誌堅拒刊同性婚照 被杯葛終結業

陳婉珊(研究主任)

White Magazine

伯勒爾夫婦創辦和營運的婚姻雜誌White。(圖:Herald)

2018年11月,澳洲一本婚姻雜誌,因為基督徒創辦人堅拒刊登同性伴侶的婚紗禮服照片,在杯葛運動引致的財政壓力下,雜誌被逼倒閉。

White Magazine是澳洲紐卡素市西伯勒爾夫婦(Luke and Carla Burrell)營運的,是一本專門的婚姻雜誌。2018年10月刊出最後一期後,伯勒爾夫婦在網誌宣布雜誌停辦。雜誌發行了12年。他們表示,2017年底澳洲制度化同性婚姻後,他們的雜誌多次被問及為何不拍攝所有伴侶。

曾登上雜誌封面的攝影師霍茨(Lara Hotz)問伯勒爾太太,雜誌會否刊登同性伴侶的故事。霍茨已跟同性伴侶結婚,發覺雜誌從沒刊登同性伴侶的婚照。霍茨表示在八月,她獲覆雜誌在那時不打算刊登同性婚照。霍茨深感被歧視和傷害。之後,其他廣告商、攝影師及婚禮主持人紛紛在社交媒體公開曾被White Magazine拒絕刊登同性婚照。

在告別貼文中,伯勒爾夫婦表示有一個運動(campaign)針對他們的雜誌、團隊和廣告客戶而發起。在雜誌相片內出現的夫婦也成為網絡欺凌的對象。貼文提到:「我們希望有一天我們的社會能夠學會接受人們的差異,和不同的觀點,以及無論如何都要彼此相愛。這才是真正的正面改變的始點。」

有同性婚姻的支持者批評杯葛運動不寬容:當他們杯葛White Magazine時,自己正變成自己原先反對的偏執狂(bigotry):「在一個開放的多元化社會中,我可以不同意,但仍然尊重並容許一個所有持真誠觀點的空間……我們無法在展示多元化和多樣性(彩虹)的同時,對像White Magazine這樣的公司說它不能遵循良心。」

愛就是愛?當談的是婚姻制度時,沒那麼簡單。同性婚姻只是兩個同性戀人之間的事,不影響其他人?當牽涉一個社會的基本制度時,不可能的。

「愛就是愛,婚姻就是婚姻。」

新聞:
https://www.theherald.com.au/story/5763729/parry-street-magazine-publishers-say-they-had-no-agenda-but-to-love/

同婚支持者撐良心自由:
https://www.smh.com.au/national/campaign-against-wedding-mag-missed-the-point-20181120-p50h56.html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