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運動組織檢討跨性別運動員參與女子賽事的資格

陳婉珊(研究主任)

transgender

哈伯德,41歲新西蘭舉重選手,於去年的英聯邦賽事原以為會贏得金牌,但最終因為受傷而退出賽事。(圖:泰晤士報)

根據英國《泰晤士報》報道,包括國際奧委會在內的世界運動組織正在檢討她們的跨性別運動員政策,因為對不公平的關注,隨著跨性別運動員取得愈來愈多女子組的國際賽事獎牌後,愈來愈多。

現時奧委會的規定是,女變男的運動員沒有設限,可自由參與男子組賽事,但男變女的運動員,則在開始賀爾蒙療程後,維持睪酮在10nmol/L以下12個月,毋須做變性手術。

跨性別運動倡議者堅持,跨性別女運動員應該可以參加女子組賽事,因為他們接受的賀爾蒙療程已大幅降低他們的體能。

然而問題並非那麼簡單。去年(2018年),澳洲29歲男跨女運動員漢娜(Hannah Mouncey)被拒參與澳洲欖球的女子專業聯賽,因為體能測試顯示漢娜擁有不合理的體能優勢。

哈伯德(Laurel Hubbard),41歲新西蘭舉重選手,於去年的英聯邦賽事原以為會贏得金牌,但最終因為受傷而退出賽事。

麥金農(Rachel McKinnon),35歲加拿大單車選手,於去年十月贏得世界大師單車賽,並聲言不讓他們參與女子賽事等於侵犯他們人權。

威廉斯博士(Dr Nicola Williams)代表女性權益,她指出奧委會的規定並非基於嚴謹的科學證據,而是一條任意的界線。

兩年前變性的49歲前奧運划艇選手福爾格(Sandra Forgues)也表示問題十分複雜:「如果你經過15年的健身訓練和[天然的]睾酮後變性,它可以與服用禁藥十年的女性相媲美,你會把所有人打敗,然後大家會提出疑問。」但他同時認為,如果一個男孩於16歲開始接受賀爾蒙治療,到24歲時他的體能將與一名女性無異。

正如威廉斯博士指出,現時未有科學證據顯示男性接受賀爾蒙療程後,體能會變得與女性無異,隨著跨性別運動員取得愈來愈多國際賽事獎牌,希望國際奧委會在檢討後可以交出一個令人信服的結果,而不會屈於跨性別運動的壓力。

新聞:
https://www.thetimes.co.uk/article/the-looming-olympic-controversy-who-can-compete-as-a-woman-mwvr97cqx

重溫:
〈缺乏科學實證支持男變女運動員參與女子競賽〉
https://blog.scs.org.hk/2017/10/05/缺乏科學實證支持男變女運動員參與女子競賽/

〈女變性人獲單車冠軍 被質不公引發爭議〉
https://blog.scs.org.hk/2019/01/07/女變性人獲單車冠軍-被質不公引發爭議/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