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容不是單程路-- 台灣同運公投大敗分析

鄭安然 (項目主任)香港性文化學會一直提倡互相寬容,即使不同意同志運動訴求,也不應惡意攻擊及嘲諷持相反意見的人。然而,寬容不是單程路,若要解決問題,需要雙方都願意實踐寬容。因此,我們反對一些過份保守的人士因為不了解而「恐同」的言行,另一方面,同運認為幾乎整個社會都是「恐同」,卻自身做出不少霸凌言行,針對不同人士,當中更包括一些同性戀者,我們同樣不認同。在此文,我會從輿論反應分析今次台灣同運公投大敗的原因及列出今次公投突顯出來的同運霸凌言行。

背景

2018年11月24日,是台灣九合一選舉,也綁定了十項公投。當中的愛家三公投中,近七成選民(765萬)同意婚姻是一男一女結合,64.3%(708萬)同意學校不應對學生施行性平法細則所定的同志教育,58.1%選民同意以修改民法以外的其他方式保障同性二人的生活權益。台灣公投必須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及同意票達約495萬票才算通過,因此以上三個愛家公投全都通過。發起公投的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會成立「修法小組」,將草案送進立法院,他們期盼立法委員看見民意所在,盡速修法。(如:訂定同性家屬性質的「同性共同生活法」)

七百萬是甚麼概念?

七百萬,除了幾乎是全香港人口外,台灣2008年總統大選受陳水扁貪案衝擊,民進黨大敗,那一年馬英九的票數就是接近765萬,是有史以來最高票當選的台灣總統。這票數跟公投第十案的一男一女婚姻定義同意票剛剛吻合。因此,這個數字是所有倚靠民意支持的政治人物不容忽視的。

公投結果公佈後,同運反應突顯大敗原因

反應一:沾沾自喜

公投結束後,有些同運領袖及意見領袖歡呼喝采,認為支持同運公投的300多萬票比任何一次的同志遊行人數多,在臉書高呼:「我們投出來有300多萬票,可以高潮了」,也歡慶支持同運的女同志苗博雅當選。[1]然而,有支持同運的台灣人指出,2008年馬英九高票當選時,不少人都認為民進黨接近滅黨,聲勢比現在更差,但也拿了544萬票,但今次支持同運公投只有300多萬票,令不少人看不過他們活在自己的同溫層,永不自我反省,是他們大敗的原因之一。

反應二:抹紅抹黑

此外,有些支持同運的言論認為,投同意票的都是保守基督徒、是七百多萬一同歧視同性戀者、是中共勢力影響、公投沒有法律效力、人權不能公投、應該推翻公投結果云云。首先,台灣基督徒大約有一百多萬人,即使所有台灣基督徒投同意票,仍有大約600多萬票是來自非基督徒。有台灣人撰文分析七百萬不是少數目:「台灣總戶數約八百多萬戶,代表可能全台灣每個家庭裡都有人投下反對票。」[2] 此外,這些言論激起不少台灣人不滿,突顯政客敗選後諉過於人的醜態。 台灣前同運人士吳英俊批評苗博雅:「她上脫口秀說700萬人討厭同志,700萬票真的是討厭同志?」在網上輿論看到,更多台灣人認為,今次同運公投大敗正是由於同運一向「一言堂」的作風及其他極其霸道及誇張的做法及言論,令不少中間選民十分反感。正如最近網上瘋傳一文,名為〈甲甲(gay)們其實同婚是輸給自己你們知道嗎?〉 有網民製圖嘲諷同運「輸不起」,公投前就    表示相信民主自由,打好「兩好三壞」的戰役(即在同運公投的兩張選票中投同意票,在愛家公投的三張選票中投反對票)。但在公投後,就說不承認愛家三公投,說「本來就不應公投」。這種前後不一及諉過於人的做法,也令民眾反感,突顯他們一向的霸道,這是他們大敗原因之二。 

反應三:情緒煽動

公投結束後,同運在網絡上紛紛說同性戀者因為公投結果感到非常憂鬱,甚至自殺等消息。[3] 有些人認為教會不宜過度開心,以免傷害同性戀者,也有臉書頭像換成彩虹的支持行動。我們認同教會要關心同性戀者情感需要,但若有人借此事而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卻是令人側目。身為男同志的邱子安在《天下雜誌》投書撰文,對同運如斯行為表示憤怒:「即使民意已經做出裁決,同志政客仍然幹話連連,最新出的爛招有二:一是以死相逼,弱勢悲情力圖翻盤,二是不承認公投效果,想用硬拗強求政府續推原案。這都是民主最差勁的示範,台灣真的不需要再遷就這些同志政客了……政府提供弱勢族群社會心理支持是一回事,但用同志族群的生命維繫引導公共議題是低級的情緒煽動[4]

台灣同運的霸凌

在近日瘋傳的〈甲甲(gay)們其實同婚是輸給自己你們知道嗎?〉一文中,作者認為今次同運公投大敗的第一個原因是:「整天喊歧視、性向不平等、恐同、反同、反智,攻擊所有不支持你們任何訴求的人 組織彩虹暴力,煽動弱勢恐怖 每天都在幫每一個人思想審查、貼標 只會攻擊別人二分法、以偏概全,自己偏足偏全偏到爆 這個挺同、這個反同 、這家店是反同圍剿他 然後嘴上喊平權不要歧視,自己火力全開到處批判攻擊開戰場 只想教訓別人非我族類俱殺之還想別人投票給你們?」[5]

圖片 1.png

(圖/Line Today)

有關同運的霸凌,可以從近日林進事件中反映出來。台灣網路紅人林進深受網友喜愛,臉書粉絲有過百萬支持者,早前他公開「出櫃」。近日他與高雄市長韓國瑜一起拍片,但因韓國瑜曾表態「反對同志婚姻平權公投」,當林進的影片一出,旋即引起同志們圍攻。林進在11月28日凌晨開直播,一開播就抱頭痛哭,他邊哭邊說因為和支持愛家公投的韓國瑜合作,遭網友攻擊他過往支持同志的運動都是作秀,讓他委屈又難過:「我現在就是同志的毒瘤,是同志的背骨仔(台語指叛徒)」。

2.png

林進於11月28日凌晨開直播痛哭。(圖/Line Today)

林進表示在拍影片時,真的不知道韓國瑜是誰,在過程中彼此也沒有聊到同志議題,事後才知道韓國瑜是支持愛家公投,林進當下有跟公司指出,希望影片不要發佈,但公司和韓國瑜方面討論過後,對方也表示其實韓國瑜並不是完全的反同,而是尊重每一個人的聲音,沒想到影片引起熱議,事後林進也將影片刪除。

 有不少網友指出:「現在同志圈霸凌狀況我根本覺得公投輸也是活該」、「身為有網路影響力的你,今天跑去和支持愛家公投的政治人物拍影片?然後說他很尊重同志?這邏輯真是太棒了」、「實在不懂明明身為一個公眾同志還去支持一個簽署愛家反同的候選人的心態是什麼?為了錢什麼原則都可以拋棄?在同志不能結婚的這條路上,你自己就是阻擋的其中一員!」[6] 不支持同運議程就等於不尊重同志嗎?更何況,林進沒有反對同運議程,只是跟一個支持愛家公投的市長拍一條跟同運議題沒有關係的影片,這樣也被扣上「不尊重同志」及「為了錢放棄原則」的帽子。

林進不是單一案例

不少網民在公投結果公佈後,也留言表示同運霸凌十分嚴重,以下是部份例子,都是在主流媒體很難看到的民眾心聲,對公投結果表達心聲也遭霸凌,當一位網友鼓勵其他人一起在「臉書發文說這次公投結果很滿意」時,立即引來海量回應:[7]「不敢 等等被檢舉到 停帳號」、「不敢 會被停權」、「我光是說結果可預期,就要被圍剿了」、「公審你」、「反同會被霸凌」、「講了會被獵巫公審」、「雖然我不反也不支持 這樣還是會被獵巫吧 = = 」、「會被轉貼分享公審」、「我才不敢表態= = 我的甲甲同事很兇的」、「會被轉貼批鬥」、「會被傳到同群被肉被罵被霸凌」、「我保守挺同 在他們眼裡就是反同 我不想換頭貼」、「你跟挺同的說你反同 馬上被圍剿… 」、「反同的人比較好 遇到挺同的 笑一笑摸摸鼻子也不會怎樣」、「動不動彩虹詛咒 彩虹恐怖 彩虹紅衛兵 難怪這次輸到死」、「不敢 中立的都要被鬥了」、「在現實面被剿過」、「 還是會被自稱弱勢團體的某族群圍剿」、「不敢 我都幫他們按讚 但是投票就?」、「不敢 會沒朋友」、「不會在臉書講,但現實中我反同」、「不敢 挺同會罵你全家」、「他們還是不知道自己輸在哪 」、「我也不敢亂講 」、「我FB上也有朋友說誰投反同的自己刪好友…這又是什麼套 」、「不會在現實講,但我反同 」、「FB新聞底下都是甲甲在留言,不挺同就打壓」、「還有因為不同意就是壞人」、「不敢,說了會被同霸凌 」、「不敢,他們會霸凌我 」、「在學校已經被霸凌多次!不敢講!明天上課還要假裝挺同」、「我反同 但是不想表態,直接投票 」、「當然敢啊!反正我又沒朋友,沒人關注」、「我很保守的說我投廢票都被幹了怕」、「不敢 會被網路80」、「其實現在fb不表態的,可能幾乎都是反同的,只是安靜 」、「我是同志中反公投已經沒圈朋友,每次看他們自晦留言,或攻擊別人不懂普世價值,一直有種受害人心態,聽得很X煩」 、「為啥不挺就一定是反?也可以不支持不反對啊!」

從以上留言看到,不論在學校、工作及社交媒體中,反同運、不表態、甚至溫和支持同運的都會被霸凌攻擊,但諷刺的是,同運卻是社會上最高聲疾呼要在學校、職場等地方反霸凌,甚至要訂立性別平等教育法教導尊重及懲罰霸凌行為的政治組織。試問,誰才真正需要「出櫃」及受保護?

主流輿論及民意調查不能盡信

其實從以上「不敢公開表態」的留言可以看到,所謂主流輿論及民意調查是不能盡信。自1991年至2016年,台灣不同政府部門、政黨、媒體及組織曾做過至少15次同性婚姻民意調查,當中有12個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數比反對的多,而且大部份都是超過50%,只有3個民意調查有相反結果。[8] 這跟今次公投中接近7成(69.5%)選票支持婚姻是一男一女結合的清楚大多數有所矛盾,只因主流民意難以在民調、主流輿論及社交媒體中反映出來。台灣同運比香港走得更前,因此香港支持一男一女婚姻的比例,有可能比台灣更多。我相信這是對香港法官、政府及立法會議員的借鏡,當討論同性婚姻議題時,不能盡信民意調查及主流輿論,也要留意一班「不會在現實講,但我反同 」等「假裝挺同」的人士。

簡述各地的同運霸凌行為

其實台灣同運的霸凌行為不是個別例子,不同地方也出現類似情況,現在以三個地方作例子。

澳洲

澳洲在2017年也透過郵寄方法曾有一個同性婚姻的全民投票,令澳洲熱烈討論同性婚姻,雖然最後支持同性婚姻佔多數,但也可以看到同運霸凌的手法。在2017年9月,一個支持一男一女婚姻的集會場地被示威者衝擊,高舉「焚燒教堂,而非酷兒」的標語,10月中更有兩間澳洲教堂外牆被塗鴉及寫上「把反對(同性婚姻)的人釘上十字架」的標語。

在這次爭議中,不乏年青同性戀者走出來反對同性婚姻,Wilson是其中一人,他是昆士蘭大學的學生,他指出:「出櫃說自己反對同性婚姻,比出櫃說自己是同性戀更難」他在一個訪問說:「我是男同性戀,我不是恐同。我愛同性戀男人(I love gay men)!你不能只因為我反對同性婚姻及你們的議程就稱我為恐同。你不能把我滅聲,不能說我是固執狂及恐同而把我滅聲。」另一位男同性戀大學生,也表達曾支持同運,但因為看到他們的霸凌手法,因而看清背後的政治正確思維,於是改變看法,更呼籲更多人要為了支持言論自由而投票支持一男一女婚姻。他說:「我在大學親身接觸了很多YES[支持同性婚姻]及NO[反對同性婚姻]的游說活動……而……我的想法已經改變,我看見很多欺凌(bullying)、辱駡(abuse)、極惡毒的言詞(absolute vile comments)來自YES[支持同性婚姻]一方,這已不再是我可以支持的政治運動,或一個可以認真看待的政治運動。」他更呼籲:「如果你支持言論自由,如果你想抗衡政治正確……你應該投下 “NO”。如果你想向那些企圖阻撓討論及禁止反對者發言的左翼政治組織如Getup傳遞一個清晰信息,最簡單的方法是投 “NO”。」[9]有些人說,台灣公投結果令同性戀者傷心,但似乎更傷心的,是一些被圈內攻擊的支持男女婚姻的同性戀者。 像台灣前同運人士吳英俊在其臉書指出:「在澳洲,保守同志不支持同婚受到偏執的對待。這現象,在同運盛行的國家中是常有的霸凌事件,複製仇恨模式。這很像台灣目前的狀況,現在的同志已經不敢公開說*我反同婚*我支持專法。婚姻平權已經是被操作為政治正確口號,不容異議出現。連社會人士及教會中自由派的基督徒學者也會說你歧視同志!!婚姻平權被塑造=黑奴解放運動。但多數黑人運動領袖不領情,不願婚姻平權用黑奴解放運動相比。我的公投我決定,這是民主的國家。我表達我那一份價值我愛同志!」

比利時

不少人同情同運對反對者的攻擊、欺凌和辱罵,因為他們認為因為同性戀者是雞蛋,反對同性戀的人是牆,而雞蛋永遠是對的。假若他們已獲公平對待,那他們就不會針對不認同者有激烈行為。然而,比利時在2003年通過同性婚姻,不久也讓同性伴侶收養子女,因此同運議程基本上已成功。但十年後,在2013年4月,比利時天主教大主教Archbishop Andre-Joseph Leonard因不贊成同性戀,就遇到四個赤裸上身的婦運分子衝擊,她們走上台示威,向他叫囂、詛咒、撒水,歷時數分鐘才被趕離場。期間混身濕透的Leonard主教只是冷靜地坐著,並低頭禱告。[10]

香港

2003年8月10日天主教會香港教區,在《公教報》刊登文章,表示不認同同性婚姻。8月17日上午,數名同運分子聲稱受到天主教「打壓」,先在天主教香港教區的主教堂外派發題目為「陳日君,你的良心在那裏?」的傳單。其後,彌撒進行時,同運分子衝入教堂,部分遭到攔截,部分卻衝進教堂,更衝上祭壇,不斷高呼:「神愛世人,不會歧視同志婚姻」、「陳日君,無良心,打壓同志社群」。情況不受控制,彌撒一度中斷,擾攘一段時間後六位同性戀者離場,其中兩位女同性戀者更邊走邊親吻藉以挑釁會眾。[11]

為什麼不同地方的同志運動都有霸凌行為?

這跟同志運動背後的意識形態不無關係。民眾都會同意,民主社會需要就不同社會政策理性辯論,讓社會充份掌握正反雙方的理據後,最後由民意代表或公民投票方式決定。然而,同運意識形態把其倡議的政策放在「霸權VS弱勢」的敵我矛盾框架思考,例如他們有「異性戀霸權」及「恐同症」等概念,理性辯論就變得沒有需要,因為認定了反對同運議程的人都是非理性的納粹、恐同、歧視及仇恨同性戀者的固執狂,因此只有抗爭和衝擊的選項。可惜的是,被衝擊的人也包括一些不同看法的同性戀者。愛爾蘭同運人士Keith Mills支持不少同志運動倡議的法律,但反對同性婚姻,也對自己的戰友經常欺凌和污衊不同意見人士為「恐同」和「歧視同志」的做法十分不滿。

他在一個訪問分析同志運動的霸凌現象:「[若你]把對手看為憎恨者(haters)、恐同者、固執狂,意味著……你不需要聆聽他們的論點,因為他們全部人都是恐同……把任何反對同性婚姻的人看為恐同……絕對是荒謬(nonsense),我正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解釋為何這是荒謬。」他的意思是,他自己作為一個男同性戀者,當然不會恐懼和歧視同性戀本身,但他在一次演講中分享時提到,因為他對婚姻的看法而被很多同志運動人士霸凌及標籤為「內在恐同」(internalized homophobe),那時他也苦笑並感到十分無奈,並以此自嘲一番。

結論

我們社會可以透過今次台灣公投後的民眾反應,看清楚同志運動畫皮背後的本質,不是單純的提倡大愛包容,而是以弱勢自居,不斷霸凌異議人士。此外,台灣公投是亞洲首個婚姻公投,顯示亞洲人對婚姻及下一代福祉的獨特想法,不能被數個非民意代表的法官按西方對人權的某種詮釋擅自改變。

本會一直關注台灣同運的發展,希望借此喚起香港大眾及教會的留意。在今次公投前一個月,我們舉辦了「台灣婚姻公投對香港的啟迪——講座及守望台灣祈禱會」[12] 也就台灣早前大法官的748釋字進行評價,指出判決的理據不足。[13] 唇亡齒寒,台灣同性婚姻及性平教育的革命是香港同運的模彷對象,我們不要掉以輕心,需要繼續留意台灣的最新發展。[14]

注釋:

[1]〈痛批同運人士沾沾自喜、搞錯敵人 網友精闢解析被推爆〉,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625242

[2]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543336330.A.6F7.html

[3] 〈段宜康爆同志自殺 台南警消表示未獲自殺死亡通報!〉,2018年12月1日,參:https://kairos.news/123297

[4] https://opinion.cw.com.tw/search/doSearch?key=Chih-Cheng+Lin

[5]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543336330.A.6F7.html

[6] 〈合體韓國瑜被抨擊 林進崩潰痛哭:我是同志的背骨仔〉,《NOWnews 今日新聞》,2018年11月28日,參:https://today.line.me/TW/pc/article/VnKvEy?utm_source=lineshare

[7]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543131818.A.3FE.html

[8] 發佈民調的組織包括中央研究院、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TVBS民調中心、中國時報民調中心、聯合報系、中央研究院《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計畫》、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世新大學、法務部、台灣智庫、國民黨、民進黨、台灣民意基金會等。

[9] 筆者有詳細討論這次事件,參〈同志也「恐同」?——從澳洲同性婚姻爭議看反對同性婚姻的同性戀者〉:https://blog.scs.org.hk/2017/10/20/%E5%90%8C%E5%BF%97%E4%B9%9F%E3%80%8C%E6%81%90%E5%90%8C%E3%80%8D%EF%BC%9F%E5%BE%9E%E6%BE%B3%E6%B4%B2%E5%90%8C%E6%80%A7%E5%A9%9A%E5%A7%BB%E7%88%AD%E8%AD%B0%E7%9C%8B%E5%8F%8D%E5%B0%8D%E5%90%8C%E6%80%A7/

[10] http://kwankaiman.blogspot.com/2013/05/blog-post.html

[11]https://blog.scs.org.hk/2013/10/01/%E8%A1%9D%E6%93%8A%E6%95%99%E5%A0%82%E9%A8%B7%E6%93%BE%E8%81%9A%E6%9C%83%E5%90%8C%E9%81%8B%E5%88%86%E5%AD%90%E4%BE%B5%E7%8A%AF%E5%AE%97%E6%95%99%E8%87%AA%E7%94%B1/

[12] 〈「台灣婚姻公投對香港的啟迪——講座及守望台灣祈禱會」花絮〉,參:https://blog.scs.org.hk/2018/11/26/%E3%80%8C%E5%8F%B0%E7%81%A3%E5%A9%9A%E5%A7%BB%E5%85%AC%E6%8A%95%E5%B0%8D%E9%A6%99%E6%B8%AF%E7%9A%84%E5%95%9F%E8%BF%AA-%E8%AC%9B%E5%BA%A7%E5%8F%8A%E5%AE%88%E6%9C%9B%E5%8F%B0%E7%81%A3/

[13] 〈一夫一妻制違憲?台灣大法官的判決理據不足〉,參:https://blog.scs.org.hk/2017/05/25/%E4%B8%80%E5%A4%AB%E4%B8%80%E5%A6%BB%E5%88%B6%E9%81%95%E6%86%B2%EF%BC%9F%E5%8F%B0%E7%81%A3%E5%A4%A7%E6%B3%95%E5%AE%98%E7%9A%84%E5%88%A4%E6%B1%BA%E7%90%86%E6%93%9A%E4%B8%8D%E8%B6%B3/

[14]〈港台性/別連線〉,參:https://blog.scs.org.hk/2015/11/20/%E6%B8%AF%E5%8F%B0%E6%80%A7%EF%BC%8F%E5%88%A5%E9%80%A3%E7%B7%9A/

對「寬容不是單程路-- 台灣同運公投大敗分析」的一則回應

  1. 以家為本是我們能延續幾千年的傳統文化。我們對人與人的關心及感情是非常細緻的,不像西方是籠統的強調相互吸引的性愛。同運份子在走情慾獸慾合理化的偏激路線,歐美人種已因性解放運動快被其他人種滅絕了(尤其是回教徒), 我們還想跟進?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