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醫生:性別生理決定 新部門中止合約:違平等法

陳婉珊(研究主任)

 David Mackereth

麥克勒斯醫生認為性別建基於生理事實,拒絕依據性別認同界定性別,被英國就業及退休金事務部解僱,理由是恐違反平等法(圖:英國《電訊報》)

英國《電訊報》報道,一名公營部門醫生接受培訓,準備調任「英國就業及退休金事務部」(Department for Work and Pensions, DWP)殘疾評估主任(disability assessor)一職。培訓導師要求在填寫報告時,要依據病人認同的性別為準,該醫生認為這樣做有違自己的言論和宗教自由而拒絕,最後被DWP終止合約,指有違平等法例。

麥克勒斯醫生(David Mackereth)在國民保健署 (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工作了26年,主要在急症室駐診。2018年5月,麥克勒斯醫生開始受訓,準備成為「英國就業及退休金事務部」的殘疾評估主任。殘疾評估主任的工作是評估傷殘福利申請者的情況,然後撰寫報告。導師告訴麥克勒斯醫生填寫報告時,需以申請者自我認同的性別為準(而非客觀生理性別)。

麥克勒斯醫生表示他認為性別應該由生理及基因決定,反對基於申請者認同的性別作準。導師向中介公司報告,中介公司回覆謂DWP堅持填寫報告時,必須依據申請者認同的性別作準,否則「根據《平等法2010》可能被控騷擾罪」。麥克勒斯醫生坦言基於良心他無法依從這指示,因此工作合約被中止。

「我並非攻擊跨性別運動,我只是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及信仰自由的權利。」麥克勒斯醫生表示:「我認為我不應該被逼使用特定的代名詞。我不打算讓任何人感到不安;但如果讓某些人感到不安會導致醫生被解僱,那麼社會必須檢視我們要往哪裡去。」麥克勒斯醫生相信神創造人成為男和女的樣式,儘管他可以默不作聲保住工作,但他認為是時候發聲;他也憂慮其他專業人士會因堅信性別應由生理界定而失去工作。

DWP發言人表示他們是依法辦事:「麥克勒斯醫生在受訓期間明確表示他會拒絕使用與他個人對生理性別看法不相符的代名詞。我們希望所有評估員能夠具敏感度地進行評估並遵守《平等法2010》。」

這是為甚麼我們一直反對將「性傾向」或「性別認同」加入歧視法的受保護特徵——從這例子可見,一個醫生,儘管他反對性別應由主觀心理認同界定,他只能昧著良心依從,否則便可能工作不保。這種法例強逼人指鹿為馬,根本是不公不義的法律。歧視固然不應該,但對於一些有爭議的特徵,反歧視法卻有非常深遠的影響。我們應該另外尋求平衡雙方權利的政策照顧有需要的LGBT人士,這樣才最符合社會長遠利益。

此外,專欄作家陶傑的評論一矢中的,「包容」的旗幟也可以是批鬥別人的工具:

「拒絕同性戀伴侶的定單,或者聲稱性別天註定,並不等於號召其他人發起杯葛,語帶恐嚇,在蛋糕店門口或醫院門口貼大字報,在同性戀或變性人的名字上畫大交叉,然後把他們抓起來公審或者公開羞辱,像中國文革時高喊打倒工賊、叛徒的口號,將有些人的名字畫上交叉,製造恐怖氣氛,務令被針對的目標精神受創,無地自容。個人的偏好和仇恨是兩碼事,有人喜歡蘋果,並不代表他憎恨橙。

但今天的政治正確不但容不下異見,還倒打一耙,給這些異見貼上仇恨的標籤,既然性別自決的觀念值得包容尊重,為甚麼性別天注定的觀念就等於仇恨和邪惡,就應該打倒?比起這名醫生,到底誰才是真正充滿仇恨的人?」

陶傑,〈拒絕不等於仇恨〉,《頭條日報》,2018年7月10日。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207/20180710/683113/

新聞: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930593/Doctor-fired-government-role-insisting-gender-determined-birth.html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