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支持者罵入

同志也「恐同」?——從澳洲同性婚姻爭議看反對同性婚姻的同性戀者

(文:鄭安然)我們有時對同性戀者有刻板印象,以為同性戀者必定支持同志運動任何訴求,但兩者是不同概念,「同志運動」是一場希望改變社會文化制度的政治運動,支持者可以是異性戀者;而「同性戀者」是有理性及自由意志的獨立個體,他們也會質疑及反對「同志運動」一些不合理的訴求…

同性婚姻對宗教自由的影響

同性婚姻對宗教及教育的影響

(文:Jacky Chan)舒士德(Jerome J. Shestack)指出,宗教是其中一種人權之源,為人提供了基本的平等觀和正義觀,協助信徒形成人格和自我認同。要求他們放棄宗教自由,是對相關人士人權和人性尊嚴的傷害。我們期望社會在討論同性婚姻議題時候,能夠注意對宗教良心自由及教育自由的影響。

性別承認 gender recognition

澳洲「安全學校」課程不安全

(文:陳婉珊)教導孩子關於性向及性別認同的內容,應建基於科學證據,並容許理性討論。可是不幸地,提出關注「安全學校」課程內容的人,很快便被冠以「恐同」、「恐跨」的標籤,使雙方無法真誠和理性地討論問題。「安全學校」課程在過去一、兩年在澳洲不同省份引起爭議,維多利亞省尤其激烈…

parenting SSM

同性婚姻制度化對兒童權利的影響

(文:Jacky Chan)相關研究仍然在進行中,但無論如何,這些研究所顯示同性撫養的問題不能忽視。同性婚姻制度化的討論,影響深遠,社會公眾必須審慎檢視各方理據;不宜只考慮成年人的意願,而漠視兒童權利,而後者更應是優先考慮的因素。

Patrick Mitchell gender dysphoria

被壓抑的聲音——澳洲青少年擺脫跨性別的故事

(文:陳婉珊)值得關注的問題是,患有性別焦躁症的孩子及其家長,難以得到合符科學的資訊。像米切爾一樣,對自己情況感到疑惑的人,幾乎毫無例外,必定會先上互聯網尋找資訊。可是,他們在網上找到,十之八九是「肯定式」的資訊包括跨性別群體的支援。他們找到的醫生,也多是接受「肯定式」的一套,就像米切爾的經歷。

Jamie Shupe regret

美首名「非二元」跨性別人士舒普反對跨性別運動

(文:陳婉珊)舒普:「當我開始收集新聞時,我以為能為跨性別群體提供有用的資訊。 但是最終卻導向我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向。根據我收集到的新聞文章,我找到了出路,不再以為自己是一位女性。我親自了解到醫學界對跨性別群體所造成的傷害。更令我震驚的,是跨性別群體對女性造成的傷害,最明顯的,是在運動競技和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