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大戰

跨性別議題其中一項最具爭議的要求是讓未做完,甚至沒有做變性手術的跨性別人士依據心理性別認同使用異性洗手間,引起女性私隱和安全的憂慮。跨性別運動倡議者並不滿足於使用獨立洗手間,他們要爭取其他人認同,包括接納他們使用認同性別的設施,而不受生理性別的限制。

所以當美、加政府想推行性別認同歧視法時,都引起民間強烈反彈。當中最激烈的,當推美國德州休斯頓市的平等法(簡稱HERO)被公投推翻一役。縱使大部分休斯頓市民反對HERO,但他們幾乎連投票的機會也沒有。2014年5月,雖然民意調查顯示有82%市民反對,但休斯頓市議會仍通過有「浴室法案」之稱的平等法。反對人士發起簽名請願要求就有關法案舉行公投。儘管收集到比最低門檻逾三倍的簽名支持,但市政府以簽名不符規格為由拒絕受理。反對人士遂上告法院,要求覆核。但期間五名沒有涉案的牧師竟收到市政府法律部門傳票,要求他們提交所有有關法案、市長、同性戀和跨性別議題等的文字、演講及佈道內容,如不遵從,可能被控藐視法庭罪。事件廣受全國關注,女同性戀市長最終被逼撤回傳票。及後,德州最高法院頒下判令,休斯頓市必須廢除HERO法案,或讓市民公投決定。結果,公投於15年11月舉行,並以62-38大比數推翻了法案。

Time's Battle of the bathroom

(圖片:《時代雜誌》)

16年5月,美國奧巴馬政府致函各級公立及資助學校,要求學校推行遷就跨性別學生的政策,包括讓他們自由依據心理認同,選擇男/女生廁所和更衣室等,若不遵從可能會失去聯邦政府每年數以百萬計的資助金額。之前,奧巴馬政府已干預北卡羅來納州立法訂明依生理性別使用廁所和更衣室等──以保障市民私隱和安全。司法部警告,如果北卡州不撤回新例,可能會撤回據稱高達20億美元的聯邦教育撥款。奧巴馬政府此舉前後引起共21個州份控告聯邦政府,挑戰新指引欠缺法律根據。《時代雜誌》也以「Battle of the Bathroom」(廁所大戰)為封面標題。[1]

私隱權的重要

除了政府政策層面的爭議,跨性別倡議者亦透過反歧視訴訟,逼使學校讓跨性別學生使用異性廁所。其實在政治正確的大環境下,這些學校都設立了獨立廁所,亦准許跨性別學生使用教師廁所,但部分跨性別人士仍認為這是一種隔離,極力爭取使用認同性別的廁所和更衣室。隨著跨性別運動的發展勢頭,此類案件愈來愈向跨性別人士傾斜,幾宗法庭案例都判跨性別學生勝訴。儘管美國最高法院在特朗普政府推翻之前遷就跨性別學生的指引後,將格林案(G.G. v. Gloucester County School Board)發還第四巡迴上訴法院重審,使跨性別運動勢如破竹的發展暫緩,但有關爭議,仍會在各州、各市和各校層面持續,等候另一機會交由最高法院審理。在格林案的上訴案中,一名聯邦法官在異議意見指出,回顧過去歷史,基於男女生理差異,考慮到私隱和安全,區隔開男女的設施(如廁所、更衣室和浴室等)在不同文化中也是普遍的通例。他徵引不同判例指出,本於人類尊嚴,過往法庭多次肯定免於在異性前暴露身體的私隱權受憲法保障,甚至包括囚犯──雖然在囚時他們失去了大部分私隱權,但身體私隱權還是很大程度上受保障。相信私隱權也包括不會被逼面對暴露身體的異性。

遷就跨性別人士的法例在外國很多時都被稱為「廁所法案」,但其實影響並不只廁所或更衣室,而是一切性別區隔的措施,譬如要過夜的學校旅行,也要以心理(而非生理)性別區分住宿的房間。之前,人權都是保障女性和小孩,可是今日,似乎都要讓路給所謂的跨性別權利,支持者真的支持所有人的人權嗎?還是變成推動一種意識形態呢?

【跨性別議題淺談系列十四篇之七】

注釋:

[1] 2017年2月23日特朗普政府撤消了前政府的跨性別指引,公立學校不再須要強制推行遷就跨性別學童的政策,學校原有的包容政策則不會受新指引影響,而十多個州政府控告奧巴馬政府指引欠缺法律根據的官司亦隨即落幕。

【註:原刊於《評台》,2017年4月14日】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