廸士尼版《國王的新衣》——一個自由派媽媽的反思

「政治正確」最為人詬病的,是導致高壓的社會文化審查,令人即使面對一些荒謬情況,也不敢提出異議,怕被標籤;如此或會使「政治正確」的行為未能得到糾正,變本加厲,令一些社會發展脫離常識,遠離民眾日常生活經驗。美國加州一位媽媽就從日常生活中,覺察到那種異乎尋常的緘默,令她反思性別議題。

詭異的緘默

姬絲汀(Kristen Quintrall)帶著不足歲半的兒子,與友人和兒子一同去廸士尼公園遊玩。午餐後,她們先去洗手間,預備到下一個園區。姬絲汀照管著兩部嬰兒車,等她的朋友。此時,一名穿「湖人」球衣的魁梧男子走進來。起初姬絲汀以為他誤入女洗手間;當男子多走幾步,明顯此時他已看到很多女賓,姬絲汀心想也許他在找太太或孩子,但他沒有呼喚誰,只是行到一旁靠著牆壁站著。姬絲汀「傻了眼」,當時大約有12名女性帶著孩子在洗手間內,但沒有人出聲,只是面面相覷。一位年紀稍長的婦女問:「他在這裡幹甚麼?」姬絲汀聳聳肩表示不清楚,她即時離開洗手間。輪候中的女性齊齊注視著那男子,但他似乎毫不在意,然後巡經每個廁格轉了一圏後離開。他沒有使用廁格,甚至連洗手也沒有,他只是跑入女洗手間「巡行」,詭異的是,洗手間內有廿多人,竟沒有人作聲,眼淨淨看著那男子「自出自入」。情況有點像安徒生童話《國王的新衣》裡的情境,大家都見到國王光著身子,但無人敢作聲,生怕自己顯得愚蠢,有的甚至附和著讚美國王子虛烏有的「新衣裳」。

在那兒的女性都不介意有個男人在女洗手間內閒晃嗎?似乎不是,姬絲汀看到她們都流露不安的神色;一個媽媽正為嬰兒換尿布,刻意轉動身體遮擋那男子的視線,另外有兩位排隊中的女士帶著孩子離開,但沒有人出聲。是那種詭異的緘默——包括了自己,令姬絲汀不得不反思發生了甚麼事。

跨性別, 性別認同, 男人入女廁

「政治正確」使女性放棄自身權利

姬絲汀自認開明,過去數年,曾數次在洗手間遇上處於轉變期的跨性別人士,她都處之泰然,但今次完全不同,進來的明明白白是一個大男人。要是5年前,每個女性也會把他趕出去,但在2017年的今天,「文化氛圍逼使我們噤聲」,為甚麼?她們怕當跟他對質時,如果他認同自己是女人,她們便成為恐懼跨性別人士,不包容的「罪人」——就像國王身旁的人害怕顯得無知而不敢告訴國王他身無一物一樣。

在洗手間內,「唯一阻止我們[發聲]的,就是我們對政治正確的恐懼,以及媒體告訴我們,我們根本不知道性別是甚麼。」姬絲汀表示99.9%性侵犯由男性犯下,因此,清楚的性別區分保障了女性安全;否則,有男人會利用這個漏洞侵犯女性。姬絲汀道:「我們必須有權『假設某人的性別』」。

姬絲汀曾當模特兒,文章來源:
http://www.thegetrealmom.com/blog/womensrestroom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