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父母的小孩心聲

LGBT家庭 同性撫養

成長時沒有爸爸真倒霉!我知道跟媽媽談這件事一定會傷害她。若媽媽跟我有不同看法,我也沒有其他人可以傾訴。我覺得很孤單。我覺得失去了所有童年的小事,例如有爸爸給你「騎膊馬」騎在肩膀上),或教我如何踏單車,或當男孩追求我時,爸爸顯得過份緊張及保護。我不是掛念那個捐精者,我只是哀悼那個沒有爸爸的童年。【來源

我有兩個媽媽,我常常好奇究竟有一個爸爸是件怎樣的事,也會好奇我的親生爸爸是誰。我好奇是否有方法知道他是誰?我不是期待一個充滿活力、跳上跳下的爸爸,我只想知道他是誰。【來源

我是十五歲的女孩,我有兩個媽媽。她們非常好,是我及妹妹所能擁有的最棒的媽媽們了。但..我仍然想要一個爸爸。我不是說我反對同性婚姻或同性撫養。我只想要一個爸爸,說了這些話我很難過。【來源

我真的不知道其他人是否明白這情況有多壞,一些像我媽媽一樣的人敢這樣自行把一個孩子帶進這世界。你知道,一開始,這是我唯一看待我的處境的方式,這樣想比較正面。但事實上,我那糟糕的媽媽永遠不知道,也永遠不會知道沒有爸爸,帶給我多大的傷害。【來源

LGBT家庭 同性撫養

父親節去死吧,我媽覺得社會就是這樣,但其實只有她是這樣,我愛她但是,唉…。她說性別對撫養兒童不重要。如果不重要,為什麼她想我花多些時間與她的男性朋友一起,好讓我可以有一個代替爸爸的人物?(開玩笑,好像她的男性朋友真的愛我而且與我連結,就像愛他們真正的孩子而且與他們連結一樣,真是的)…我想知爸爸是誰,而捐精者的號碼和他的基本資料,根本沒法解決這問題!我需要知道他。我需要跟他連結,做一些爸爸和女兒才會做的事。他是我存在的一半。【來源

我兩個媽媽渴望的只是一個嬰兒,還有一個像其他人的親生子女的家庭。所以我常常想我是一個多麼恐佈的賤女人(沒錯,是賤女人),我破壞了她們的快樂,因為我希望我有一個爸爸在我的生命中,而不是一個捐精者假叔叔。你不會知道我有多孤單和內疚,但也許你能體會?我覺得自己是個壞小孩,特別當我看到電視中有些同性雙親的好孩子,他們說自己有完美的家庭,他們不需要一個媽媽或爸爸,但有時我卻…「想要一個爸爸」。【來源

我是兩個媽媽的女兒(不是親生的)。我真的非常非常愛她們,但沒有一天我不想要有個爸爸。對於像我這樣不一樣的孩子而言,一切都很困難,不管社會有多接納都一樣。我有男性的長輩,是媽媽的朋友,但那是不一樣的。我愛我的媽媽們,但我不認同這件事:我永遠不會知道我另一半的生理身份和手足。我永遠不會這樣對待一個小孩。如果我沒辦法有小孩,我會領養。我希望多一點同性戀或異性戀的伴侶考慮領養小孩。【來源

LGBT家庭 同性撫養

我的媽媽們總是能保持良好的形象。對每個人微笑,假裝自己很快樂,這是我們家的座右銘。但每當我離開朋友的家,看到他們家和我的家多麼不同時,我不總是很快樂。我最好的朋友的爸爸是個非常棒的人,他人很好、很有趣,帶我們去很多不同的地方,他聽我們說話。我很忌妒我的朋友,我把「爸比」這個字寫在紙條上,放在我的枕頭下。我想要有個像我朋友一樣的爸爸,我朋友的家人都知道我很喜歡他們的爸爸,因為我總是想要幫他的忙。有一次我朋友的媽媽問我是不是那種「爸爸的小女兒」,就是那種非常愛爸爸、和爸爸非常親的女孩。我回家的時候就哭了,因為我沒有這種關係,也永遠不會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來源

我是唯一有這種感覺的人嗎?我是不是個壞女兒,因為我想要一個爸爸?有沒有其他人有兩個爸爸或兩個媽媽,但心裡總是想著如果我生在一個正常的家庭裡到底會是怎樣?有沒有人希望使用正常兩個字時,不會被迫上一堂關於什麼是正常的課?我不知道誰是我真正的父親,我也永遠不會知道。這樣很奇怪,但我想念他。我想念這個我永遠不會認識的人。我想要一個像我朋友那樣的父親,這樣是錯的嗎?我的朋友有兩個哥哥,我常常和他們一起打籃球。被他們當成一家人的時候感覺很奇妙,我在他們家的時候總想著,在一個有爸爸和媽媽的家庭裡的感覺應該就是這樣吧。【來源

我對我的爸爸一點兒也不認識,不知道為什麼,過去三年這件事總在我的心頭上。情況愈來愈糟,甚至到後來,只要我一看到男性長輩,我就會開始想像〔關於爸爸的事〕。我甚至寫故事,或改寫那些有關爸爸和女兒的小說。我知道這樣講很瘋狂,但我就是沒有辦法不這樣。我看了《水瓶座女孩》這部〔關於一個女孩尋找未曾謀面的生父的〕電影好幾次,甚至我記得每個場景、每句台詞。但這沒有辦法改變我的媽媽是個女同性戀,而且每次我提到這方面的事就抓狂。她不肯告訴我任何關於我的生父的事,她想要成為我的爸爸,而且希望她的女朋友成為我的媽媽,她們想要成為這種幸福快樂大家庭。但我們沒辦法,因為這樣不對,甚至感覺上就不對。我希望我媽媽是個我可以對男孩們提起的人,而不是個憎恨男孩的人。我希望她穿裙子,和男人約會。我想要一個有爸爸的形象的人,一個男人而不是一個女人。拜託有人能幫助我。【來源

toddler-1972493_960_720

嗨……我是個十四歲的男孩,我和兩個爸爸住在一起…其中一個是我的生父,另一個不是。我的生母(她借我的爸爸們她的子宮好生下我)常常來我家。她38歲,是我的爸爸們最好的朋友……我想叫她媽媽,但只要我這樣,我的爸爸們就會很生氣……事實上,我爸爸們不在時,我已經嘗試偷偷的叫她媽媽了……我們之間有很親的關係……【來源

我在一群女人間長大,她們認為他們不需要或不想要男人。但是,身為一個小女孩,我非常渴望一個爸爸。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又很讓人困惑,我內心總有一股對父親無法熄滅的渴望,雖然我所處群體裏面的每個人都說男人是不必要的。有些時候我對我的生父很生氣,因為他從來不在我身邊,有些時候我對自己很生氣,因為我竟然希望有一個爸爸。– Heather Barwick【來源

我從小就知道和兩個女人同住並不自然,特別是當我看到我朋友的家裡都有一個媽媽和一個爸爸時。我可以花多少時間跟他們在一起,我就花多少時間。我很渴望得到我朋友的爸爸們對他們付出的那種關愛。我很想知道被男人抱在懷裡寶貝的感覺,我很想知道和一個男性長輩每天住在一起的感覺。–Brandi Walton【來源

你知道上面這些故事的媽媽們〔和爸爸們〕有什麼錯嗎?

什麼都沒有。錯只錯在女人無法成為父親,男人無法成為母親。

雖然這些孩子愛他們的同性戀雙親,他們渴望一個爸爸(對於那個14歲的男孩而言則是一個媽媽)。你們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只要孩子能夠誠實地說出心中的感受,他們就會這麼說。我們看到那些因為死亡、離婚、分居、棄養等而失去其中一方家長的孩童,都有類似的心情。但對於遭遇這些狀況的孩童,美國政府並不會當著他們的面,揮灑彩虹來來慶祝這樣的事件。而且通常遭遇家長死亡、離婚、棄養的孩童,並不會被告知這是因為「愛贏了」;或他們失蹤的家長是「進步」的象徵;或他們被迫與其中一種性別的家長分離是為了保障另一方家長的「人權」。其他使孩子失去其中一種性別的家長的處境,並不會讓孩子在渴望某種同性婚姻說他們不需要的東西時,懷疑自己「一定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同性婚姻推崇一種使孩子失去必要之物的婚姻制度。以上這些故事中的孩子,陳述了他們的失落,而這種失落是所有人類共通的渴望:被自己的爸爸和媽媽所認識和疼愛。

Katy Faust(兒童權利捍衛者,10歲時媽媽跟女同性戀者一起)

【編註:Katy Faust 收集了一些「同二代」的心聲,希望更多人聽到來自同性戀家庭孩子的心聲。以上的故事是節錄。】

One thought on “沒有父母的小孩心聲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