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雙腿身體內的獨腳者,截肢是解決辦法嗎?

丹尼.伯克(Boyce College聖經研究教授)

gender dysphagia biid跨性別革命的核心思想,是心理認同的身份凌駕生理代表的身份。根據這種思維方式,一個人認為自己是怎樣,便是怎樣。如果一個女孩認為自己是個男孩,那麼她便是男孩,即使不符合她的生理狀況;一個男孩覺得自己是女孩,那麼他便是,即使不符合他的生理狀況。性別是自我決定,而非造物主嵌入我們身體每個細胞的性別差異決定。

美國人有否想清楚,當兩種身份認同不一致的時候,相信一個人的心理認同應該凌駕生理身份的含義?我懷疑沒有吧。

霍士新聞在2009年與一位名叫「約翰」的人士做了一個匿名訪問,自記憶所及他一直被不滿意自己身體的感覺所吞噬。從孩提時起,他便一直自覺像個獨腳的人,困在一個有雙腿的身體內。因為他的雙腿,他整個人生承受著心理焦慮。即使作為結婚已47年的成年人,他仍然渴望把其中一條腿切去。他說:「當我看到一個截肢者──當我想像那個截肢者,我內裡便有種拉力,說:『為甚麼我不能像那樣?』」

他從來不願透露給其他人知道,他希望截肢。只有在結婚42年後,才與他妻子分享了這個秘密。約翰說:「你能理解,對於我想砍掉一條腿,我的妻子不會太高興……她跟我說:『你是一個理性的人,你應該能夠處理。』我的回答是,大多數深藏在我們裡面的東西──是不理性的。」

主要的道德問題是,究竟一個跟約翰相同處境的人,切去原本健康的肢體是否正確。一名醫生協助切除約翰的腿,使他感到完整,有沒有違反醫德呢?如果約翰覺得自己是個一條腿的人,困在兩條腿的身體裡,為甚麼不鼓勵他截肢?大多數人的直覺反應是對這建議敬而遠之。然而,這正是心理認同凌駕身體身份的含義。

事實上,精神病學家將約翰的情況界定為「體形完整認同障礙」(Body Integrity Identity Disorder)。根據一項2012年的研究,唯一已知能舒緩心理困擾的治療方法是截肢。儘管如此,醫生通常拒絕這樣做,而患有這種疾病的人通常無法找到醫生願意做這種手術,除非他們傷害自己。我看過兩個這樣的故事:一個用乾冰敷腳,直到壞死無可挽回,另外一個用獵槍射自己的腿。

一個人應該被鼓勵切去原本健康的肢體嗎?問題出在肢體上,還是頭腦上呢?正如羅伯遜.麥奎爾金和保羅.科潘提問:「是身體需要調整,還是思想?」(第271頁)。我敢說大多數人會回答,在這種情況下,是頭腦而不是身體需要改變。

如果在截肢的情況是這樣的話,那麼假如一位女士聲稱她是一個男人困於女性的身體內時,我們會做甚麼?這是很多跨性別人士表達的經驗,對這種「性別焦慮症」(gender dysphoria)的治療方案之一就是性別重置手術。對於男性而言,這些手術可包括陰道成形術──涉及切除陰莖和睾丸,並建造陰道。對於女性來說,這種手術包括切除乳房、子宮和卵巢,還可能包括建造陰莖(Yarhouse and Tan,第334頁)。

我們必須問的倫理問題,與我們之前問過的相同:人切去原本健康的肢體是否正確?若朋友和親人鼓勵他們截肢,是否值得肯定和有幫助呢?問題是出於受損肢體,還是受損的頭腦?是身體需要調整,還是思想?我們的文化已準備擁抱心理認同凌駕身體身份這觀點的含義嗎?我們的文化願意為有跨性別感覺的兒童,作出永久改變身體的決定嗎?雖然這不是大多數人的意見,但顯然,有些人已準備為孩子作出決定。

BIID transgender

(網絡圖片)

過去數年,我們看到很多關於父母讓患有性別混亂的孩子接受賀爾蒙治療的情況,目的是一直延遲青春期發育,直至可進行性別重置手術(見這裡)。諷刺的是,這些家長認為,透過做手術改變一個孩子的身體,以配合他的自我意識是可以接受,但試圖改變他的自我意識,以配合他的身體卻是錯的。

然而,這引致了一個明顯問題:如果試圖改變一個孩子的性別認同是錯誤的(因為它是固定,干擾之是有害的),那麼為甚麼改變一名兒童固定的身體,卻是道德上可以接受?這裡的道德不一致明顯不過。對此,我們必須注意,絕大多數表示有跨性別感覺的孩子,成長後不會再有這種感覺。我認為,透過手術或賀爾蒙改變一個孩子的身體,是不負責任和錯誤的,尤其當我們知道大部分兒童成長後不會再有性別混亂的感覺。(資料來源

如果接受心理認同凌駕身體身份這個觀點的話,這些正是將要面對的各類難題。我不相信那些接受這個觀點的人,已經想通當中含義。朋友和親人可能懷著良好意願,真誠希望能舒緩實在的痛苦,但他們無法透過鼓勵擁抱與身體身份不調和的心理認同,來實現這一目標。

這就是為甚麼我們須要批判跨性別運動的主張。當然,我們需要對那些心理認同和自己身體之間有深切困擾的人保持同情心。教會應該好好地與他們同行,支持和關愛他們;然而,關懷應包括說服他們在進行手術永久改變身體前,先改變自己的想法。

* The original article is written by Denny Burk, Professor of Biblical Studies at Boyce College, is translated with permission.
http://www.dennyburk.com/a-one-legged-man-trapped-inside-a-two-legged-mans-body-amputate/
【香港性文化學會獲授權中譯,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