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水漾》爭論的背景簡介

【台灣性平教育系列】台北市議員戴錫欽引用台北市政府教育局提供的資料:「臺北市總共有12所小學…共有2,918位小朋友看過這部片子。…總共有8所國中…2,560位同學看過」,質疑由性別平等教育協會製作,列為保護級的《青春水漾》在中、小學播放。事件被傳媒報道,影片鼓吹青少年進行性探索,再次引起家長強烈不滿。

台灣同運如何推行同性戀洗腦教育

(文:關啟文)【台灣性平教育系列】…同運的性教育課程目的,同樣是「徹底改變主體[孩子]的感覺和情感構成」,讓他們從小就感到支持性解放和同運是天經地義的…所有關心自己小孩免受國民教育洗腦的家長及公眾人士,同樣要留意這類以平等及尊重包裝的另類洗腦教育,會否在不知不覺間滲進校園,塑造青少年的價值觀。

掛「性平教育」的頭,賣「性解放」的肉──從《青春水漾》到春心盪漾!

(文:關啟文)【台灣性平教育系列】只要細心看《青春水漾》和《導讀》,已可看到不少端倪。協會也明白地說:「透過水流和指尖,體驗愉悅和解放 泳池裡的青春探索,餘波盪漾……」,而觀眾也不難看到:水與泳池本來就是代表情慾,本片導演傅天余就說:「身體的慾望有如游泳池」,那所謂「餘波盪漾」不就是「春心盪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