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是怎樣鍊成的?

(文:陳婉珊)很多關於性傾向歧視的民意調查均是簡單詢問受訪者有沒有歧視,或是否支持立法反歧視等……只要不同機構,間中進行類似的研究計劃,自然可以得出「過去相當豐富的研究指出,大部分香港市民支持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的結論。如此這般,支持立法的「民意」便鍊成了,並能以此催促政府立法。因此,我們務必對每一項民意調查結果留心審視,以免「被代表」了也不自知。

「你恐同嗎?」的假兩難謬誤

最近《南華早報》網站舉行了一個網上民意調查,詢問網民是否認同香港是一個所謂「恐同」社會……其實這問題本身可能已經犯了假兩難謬誤,即是這問題本身已經帶有不恰當的假設,不恰當的假設每人對同性戀只有兩個態度,一是你就是支持和不恐懼同性戀者,一是你就是反對和恐懼同性戀者……

單憑愛,便能結婚嗎?

(文:陳婉珊)林夕分享了兩個台灣故事,訴說兩對相知相愛、休戚與共的同性伴侶,當其中一方病危或過世後,得不到簽手術同意書或承繼遺產的權利,因為他們沒法取得合法的婚姻關係……但慢著,單憑愛,真的簽不了手術同意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