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異見網絡言論被審查──澳洲基督教機構解僱校牧

康文生、關啟文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馬太福音6:24)

(圖:ABC News)

(圖:ABC News)

11月8日,同志遊行在香港再次舉行,他們繼續爭取性傾向歧視法,不少人高調聲援,並不斷否認逆向歧視的存在,甚至指控提出逆向歧視的人是在「縱容歧視」。其實過往我們舉出的逆向歧視個案已是鐵證如山,任何客觀考量證據的人都難以否認。例如英國的Adrian Smith只是在私人社交網絡溫和並簡短地評論同性婚禮應否在教堂行禮,就已被降職和大幅度減薪。Smith說的幾個字就是社會不容的「歧視」?我們為他打抱不平就是「縱容歧視」?其實網絡言論被審查的個案還有不少,我們今次會介紹一個三個月前的個案。

澳洲塔斯曼尼亞一名校牧因為在社交網站轉貼了一位女同性戀作家的言論而廣受批評,更要接受「再培訓」,最後甚至被所屬的基督教組織解僱。這類獵巫行動正以「包容」之名在西方社會不斷展開,散播白色恐怖,令異見者不敢表達真正的意見,哪怕是簡單事實。一些基督教機構也漸漸妥協和向同運投降,也實在令人扼腕嘆息。

臉書貼圖肇禍

特洛伊˙威廉斯(Troy Williams)是澳洲塔斯曼尼亞霍巴特書院(Hobart College)的校牧,受聘於Scripture Union──一個專門為中、小學提供校牧的基督教背景組織。他同時是金伯勒市政府(Kingborough Council)的青年外展社工(Youth outreach officer)。2014年8月3日,威廉斯在社交網站臉書轉貼了一張圖片,內容是引述一位女同性戀活躍分子兼作家卡米莉˙柏利亞(Camille Paglia)1994年的著作Vamps and Tramps當中的句子:「同性戀是不合『常規』的,相反,它是對常規的挑戰。不管學者喜歡與否,自然界是存在的。而在自然界中,生育是單一的無情規律,這就是常規。我們有性的身體是為了生育而設計。沒有人生來就是同性戀,這個想法是荒謬的。」[1]

根據澳洲ABC新聞兩日後的報道,威廉斯事後已迅即移除該臉書帖子,並在受訪時道歉:「我犯了一個錯誤,並從中汲取教訓。對我引起的任何冒犯深感抱歉。為了討論而張貼那圖像,我是非常粗心大意。我會與我的僱主商討,以確保不會再有下一次。」[2]

但教育局已發出聲明,指威廉斯違反了專業守則,並要求威廉斯隸屬的組織Scripture Union跟進事件。Scripture Union發展經理彼德˙斯威夫(Peter Swift)表示威廉斯要接受教育和輔導,另外亦已暫停他的職務。另一邊廂市政府亦譴責威廉斯,以及同樣表示要他接受教育及輔導。教育部長傑瑞米˙羅克利夫(Jeremy Rockliff)亦嚴辭批評:「偏執──一切表現形式,我們的社區皆不能接受,而它在我們學校的環境亦沒有立足之地……延伸到在我們學校工作的人的社交媒體帳戶,那些為我們學生作榜樣的人……我們預期好得多。我的部門正要求Scripture Union作出緊急解釋,他們如何確保這不會再次發生。」我們看到只是轉述幾句話,擁有公權力的部門就如臨大敵,傾巢而出。

同運學者羅德尼˙克魯姆(Rodney Croome)亦攻擊威廉斯:「我感到很震驚,因為這帖子對年輕的同性戀者表示,某個他們應該能夠信任、和應支援他們的人,認為他們的性取向是不正常、不自然和自己選擇……這些荒誕的說法並不只是錯誤的,我認為它們對年輕同性戀者的福祉是非常危險的……那不僅意味著年輕的同性戀者將無法從他那裡尋求支援,他實際上使他們的生活變得更糟,他正延續對他們的污名。」

停一停,教育局、市政府、校牧組織和同運不約而同地嚴辭譴責威廉斯,甚至停職處分,所針對的,卻是一名女同性戀者的言論!原文的 “normal” 被加上引號,表明柏利亞的意思並非在價值角度批評同性戀不正常,而只是說同性行為與生物學常規不同,這只是簡單事實,沒半點虛假。至於同性戀是否天生,或許有爭議性,但我們多次指出並未有證據證明同性戀是先天的。整體而言,這段話不是攻擊同性戀者,當然更說不上是仇恨,說這構成危險,更是上綱上線。難道女同活躍分子柏利亞也是危害嗎?威廉斯不單只沒有發表個人意見,而且只是在私人社交網站轉貼這段說話,而且從所有報道我們都看不到有證據威廉斯曾經對年輕同性戀者不友善。說到底,威廉斯的罪名是甚麼呢?不正是以言入罪嗎?文明社會一度最珍視、最引以為傲的言論自由豈不正在「包容」的遮蓋下逐漸褪色嗎?

私人感言導致解僱

一名博客比爾˙米倫貝格(Bill Muehlenberg)評論威廉斯事件,將同運稱為“Pink Mafia”(粉紅黑手黨)。威廉斯在翌日,即8月6日,到那博客留言,而他亦因這段留言遭Scripture Union和市政府解僱。究竟他說了甚麼「大逆不道」的話呢?原來他只是感謝支持他的人和說了簡短而溫和的意見:「哈囉,比爾和大家,我很感激你們的支持。我很高興(和有足夠的勇氣)回答各位的問題。請與我一起祈禱,讓這件事可能成為另一個讓福音傳開的機會…… 我可能會從這兩份工作被解僱[按:指校牧和青少年外展社工],只是因為我鼓勵年青人在尋問他們是誰時,他們有選擇;別人也不應該告訴他們,說他們命運早已被決定(被神以外的任何人),這是在欺凌他們。」[3]

威廉斯不幸言中自己的命運。兩日後,威廉斯再到博客黯然通告:「因『違反守則』被Scripture Union解僱。哀傷的日子」。而金伯勒市政府亦撤銷威廉斯青少年外展社工的職務。根據報道,市政府是因為威廉斯在博客的留言而解僱他的。[4]

同運分子克魯姆意猶未盡:「若這傢伙四處奔告,藍眼睛和左撇子是缺陷,而且需要被改變,他應該被打發掉……金伯勒市政府和Scripture Union需要向公眾保證這永不會再發生。他們需要全面檢討所有政策和培訓,以確保所有他們的青少年工作者和校牧──任何接觸到年輕人的人──以專業的方式履行其職責,以及不會延續偏見和定型。」然而,藍眼睛和左撇子是性傾向或性別認同的適當類比嗎?同運完全忽略同性戀的爭議性和同性性行為的種種問題,似乎又是乞求論點。

Scripture Union的主席唐尼˙威爾遜(Tony Wilson)為他們的決定解畫。[5]他表示,如果威廉斯表現得中立一點,與該女同性戀作家的言論保持距離,也許不會引發爭論。譬如張貼圖片在臉書時加上諸如「對於這些問題,同性戀者之間也存在爭論」之類的說話,但只是貼圖而沒有解釋則代表贊同她的言論。而暫停威廉斯職務的原因則是「不適當使用互聯網」,使他難於應付工作。威爾遜表示,「我們在星期一注意到[臉書的帖子]在同性戀社群引起的反響。我們要求[威廉斯]移除那帖子……我們認為我們必須採取措施以防止落入持續的爭論……那會導致校牧課程聲名狼藉。」由於暫停職務已被視為對威廉斯的警告,因此,當他在博客留言時,校牧組織認為威廉斯已嚴重違反員工守則,決定解僱他。威爾遜闡述他們的考慮:「如果你持有某類觀點,同性戀社群傾向於控訴你會歧視。我們必須確保他們沒有這樣的機會。」換言之,「同性戀是一項選擇」這觀點是不可接受的,在校園服事的基督徒必須有這點領悟,而威爾遜認為威廉斯沒有遵守這個潛規則。

世俗社會中實踐信仰的爭論

威爾遜也到米倫貝格的博客留言,以下節錄了一些他們的對話:

米倫貝格:「這樣,基督教校牧特洛伊現在被他自己的基督教組織解僱──只是因為他說了一些關於同性戀的真相。」

威爾遜:「我不是組織的代表,要在博客上辯解,但作為基督的追隨者,我不得不說,那些稱祂名的應該追隨祂的榜樣,和作好預備,好使他們能夠滿足鄰舍不受歧視的需要。受僱於Scripture Union的校牧盡一切努力在學校社區內遵從這榜樣。他們都能夠不判斷一個人的社會地位、性別、教育、種族、性傾向、大小、形狀或任何其他經常讓人們被邊緣化的特徵。當我們的行為──故意或非故意──導致那些基督徒群體以外的人認為我們並沒有展示出基督的品格,是非常可惜的。校牧總是需要加以警惕,遵守指引,旨在儘量減低因他們的行為和態度而被批評偏袒或歧視的機會。」

米倫貝格:「多謝唐尼。但請告訴我們,究竟特洛伊何時和在何處歧視同性戀者。他只是在自己的臉書張貼了一個百分百正確的,關於同性戀非天生的帖子──而這是另一位同性戀者寫的!這如何構成歧視?再者,根據你的推論,沒有一個基督徒應該講論任何關於福音的訊息,因為擔心在某時,某地可能得罪某人。如果那是人們需要的,那很好。但是,那我們就不再需要SU或任何基督教團體。無神論輔導員在這種情況下幹這些把戲同樣耍家。請回去和重讀福音書的記載。耶穌不斷得罪人、激怒人、分化群眾,只因為傳講真理。對不起,但這方面我會追隨耶穌。」

威爾遜:「比爾,謝謝你注意到我的帖子,但我認為你錯過了一個重點。SUTas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僱主,對社交媒體的使用有嚴格的指引,而且每一位員工都簽署作為聘用的條件。指引旨在保護僱員和組織,知道社交媒體上的言論如何經常被人誤解。很多關於特洛伊帖子引起的評論,由那些沒有掌握所有事實的,本意良好的人發出。SUTas終止聘用合約的簡單原因是違反合約條文……作為基督徒,我們應該小心,以免削弱如校牧般的事工的成效,只為了作出沒有掌握全部事實的,無益的評論。……」

米倫貝格:「……而如果政府資助會削弱和限制SU所說、所做——如同在它的宗旨所表達的——那麼,也許正是時候去重新考慮[應否]被這種資金束縛。正如我說,如果這種限制意味著基督徒工作者只是與人呆在一起,但不能分享明確聖經真理,那何解要費勁呆在那裡?作為基督徒,我們應清楚知道世俗政府永遠不會成為任何基督教事工安全和可靠的合作夥伴。如果帳單由他們支付——哪怕只是部分——他們將會發號施令。如果SU和任何其他翼鋒教會組織想要為福音充分發揮果效,就需要一勞永逸地決定,它將全然依靠誰──上帝或國家。……」

結語

當威廉斯的遭遇不是單一事件,而是一再發生的獵巫行動,無異於逼使異見者噤聲。不單言論自由被侵犯,他連尋求生計的方法也被剝奪,對他公平嗎?維護SU的人經常高舉「愛心」的旗幟,但這種對威廉斯的嚴苛打壓又是哪門子的愛心?甚麼時候,我們的文明社會不再鼓勵--縱使不受歡迎的--真相,為了一種意識形態,全都去追求一個虛假的謊言?甚至不惜透過網絡審查,以「愛」、「包容」之名嚴厲打壓異見。我們當正視歷史的教訓,慎防某種意識形態演變成容不下異見的霸權。

更令人震驚之處,是這樣的打壓竟然也發生於基督教機構之內!我們要反思,當信仰和世俗社會的價值衝突時,我們最終仰望的,是哪一位主呢?我們可願意為真理付上代價?還是寧願以各樣冠冕堂皇的「理由」臣服於世俗社會的價值觀呢?甚至要向「自己人」開刀?有些人認為宗教豁免可解決歧視法的問題,但很多西方例子告訴我們,反性傾向歧視政策一旦訂立,宗教團體若不想妥協,只有從公共社會全面撤退。頂多能受保護的或許是教會內的言行,但這也不能確定,最近美國有一個案例,就是政府竟然要審查教會講壇有關同性戀和性別身份的言論,這會遲一點介紹(逆向歧視系列之二)。

(逆向歧視系列之一)

註釋: 

[1] Sandeman, J. (2014, August 12). Online comments cause SU Tasmania Chaplain Troy Williams to be sacked. Bible Society.org.au. Retrieved from http://www.biblesociety.org.au/news/online-comments-cause-su-tasmania-chaplain-troy-williams-sacked.
[2] Day, L. (2014, August 7). Hobart College chaplain apologises for homophobic Facebook post. ABC.net.au. Retrieved from http://www.abc.net.au/news/2014-08-05/school-chaplain-posts-homophobic-comment-on-facebook/5650640.
[3] Muehlenberg, B. (2014, August 5). When the Pink Mafia Are In Control. CultureWatch. Retrieved from http://billmuehlenberg.com/2014/08/05/when-the-pink-mafia-are-in-control.
[4] Shine, T. (2014, August 8). School chaplain sacked over Facebook post calling homosexuality ‘not normal’. ABC.net.au. Retrieved from http://www.abc.net.au/news/2014-08-08/hobart-college-chaplain-sacked-over-homophobic-facebook-post/5657750.
[5] Sandeman, J. (2014, August 12). Online comments cause SU Tasmania Chaplain Troy Williams to be sacked. Bible Society.org.au. Retrieved from http://www.biblesociety.org.au/news/online-comments-cause-su-tasmania-chaplain-troy-williams-sacked.

 

【註:原文刊於「關懷•啟示•文化」關啟文個人網頁:http://kwankaiman.blogspot.hk/2014/11/blog-post.html。】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