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拿(Charles Taylor) 論宗教自由與良心自由──開放的世俗社會

(文:關啟文)…簡而言之,公共與私人的分野在很多情況顯得過分廣泛和模糊,所以也難以用來衡量宗教在公共空間的位置。其實在國家與私人生活之間還有廣闊的空間──經常稱為『公民社會』,其中存在很多社會運動和組織在辯論與公共利益攸關的問題,和參與慈善或人道主義的事業,而當中一些組織的動機是源自屬靈或宗教的信念。在重視良心自由、表達自由和結社自由的社會中,根本難以把宗教嚴格規限於家庭和敬拜地方中。…

為何民主運動不應與同性戀運動綑綁在一起?

(文:關啟文)全球同性戀運動(簡稱同運)的一個策略,就是把民主運動與同運綑綁在一起,所以他們愛把自己的運動稱為「平權運動」,並不斷強調若要支持民主、人權和平等的理念,也必然要支持同運的議程(如性傾向歧視法和同性婚姻)。這策略在外國非常成功,在香港也開始奏效,但我們不得不對它背後的理念作出反思……

同性戀異見網絡言論被審查──澳洲基督教機構解僱校牧

(文:康文生、關啟文)澳洲一名校牧因在facebook轉貼了一名女同性戀者的言論,說同性戀非天生,最終導致被解僱……甚麼時候,我們的文明社會不再鼓勵--縱使不受歡迎的--真相,為了一種意識形態,全都去追求一個虛假的謊言?甚至不惜透過網絡審查,以「愛」、「包容」之名嚴厲打壓異見。我們當正視歷史的教訓,慎防某種意識形態演變成容不下異見的霸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