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組織無權選擇成員 結社自由備受威脅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004年9月,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Hastings College of Law的Christian Legal Society(CLS)要求學校就校內反歧視守則中有關宗教及性傾向的條文,給予其組織及其他有宗教背景的學會豁免權,批准他們可以按其信仰而決定收取某些會員與否及委任該學會的職員。可惜,校方回覆CLS,作為校內學會,是必須接受所有學生成為會員,即使信仰或性傾向不同。

其後,學校更拒絕發放每年資助額給予CLS,縱使此年資助額已獲校方批核。因此,CLS 於2004年10月控告校方不批准其學會可因其宗教背景而在招收會員及職員方面有豁免權,違反了他們的集會、言論及宗教自由。[1]最後,CLS被加州地方法院裁定敗訴後,向上級法院提出上訴。2010年6月,最高法院判決此案,在法官5比4的表決下,判Christian Legal Society敗訴。[2]其實西方大學有不少同性戀學社(Gay and Lesbian Society),他們會任命一個堅定反對同性性行為的回教徒學生為職員或主席嗎?相信不會,為何這又不構成歧視呢?

[1] http://www.clhe.org/marketplaceofideas/freedom-of-speech/protecting-speech-and-associational-rights-for-all-student-groups/.
[2] http://www.supremecourt.gov/opinions/09pdf/08-1371.pdf.

【原刊於「逆歧小冊子」個案7,電子書:http://issuu.com/researchhkscs/docs/sodobook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