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者領養小孩真的無問題?

ACP指出,「研究顯示,在同性家庭中養育的孩子,更有可能經歷性混亂,參與高風險的性實驗,和之後採納同性戀的身分。」…六名加拿大「酷兒」於2009年向加國人權委員會投訴時,就承認同性戀社群無論在平均壽命、自殺率、吸煙率、酒精或藥物濫用、抑鬱、愛滋病、癌症等問題上,都比全國人口嚴重不少。

無限是愛? ── 紐西蘭通過同性婚姻後旋即出現多夫多妻合法化的呼聲

(文:關啟文)Craig認為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已意味著婚姻的定義將會進一步被改變。他又說,如果人們誠實面對自己的理智,可以看見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理據,可以直接套用在其他形式的關係之上:「如果一切只關乎愛、忠誠與尊重,他們沒有嗎?他們會說他們也有。」

應否容許同性戀伴侶領養孩子?

(文:陳錦添)…他們認為這個決定的出發點絕對不是被領養小孩的福祉,只是屈從同運的積極游說和壓力,這當然會讓同運在政治上如虎添翼。一群異議的兒科醫生成立了另一個專業組織(ACP),他們指出AAP的結論所建基的「研究」,往往存有偏見,不足夠樣本數量,缺乏對照比較,沒有追蹤研究,也沒有考慮干擾影響。因此,AAP的結論是沒有足夠科學證據的。

「單性家庭」撫養的孩子

在傳統家庭成長相比由同性伴侶養大的孩子,真的沒有分別嗎?美國一名茶黨領袖沃林,發覺跟男友組織家庭就是跟前妻的不一樣。孩子缺少了父親或母親其中一方也是對他們的傷害;結果與分居十年的妻子復合,理由是他知道孩子需要父母親雙方的愛護與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