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主義與左中右之辨──超越簡化的左右二分法

關啟文(性文化學會主席)

引言

這幾年在香港開始有一些反宗教右派的論述流行起來,而宗教右派又往往與(新)保守主義相提並論。本文的目的並非表示對這等思想的支持,而只是要澄清這些標籤的內涵是甚麼。假若我們不停攻擊或保衛甚麼右派或保守派,但卻沒有交待清楚這些究竟是甚麼,又或辯論雙方對其意義有不同的理解,那實在會產生不必要的爭論和誤會。我要強調,本文並非原創性的學術論文,由於主要目的是讓對最近爭辯有興趣的讀者明白更多背景資料,也並非投向學術期刊的文章,所以本文(特別是前半部)會大量引述某些學者的分析(如李連江的《新保守主義》,台北:揚智文化,1993)。此外,也會介紹一些自稱為保守主義者的思想。在後半部,筆者也會簡略表達個人對保守主義思想的看法,以顯示在立場上左右的二分法往往是難以應用的。

其實嚴格來說,保守主義(conservatism)不等於右派,因為左派右派之分是一種相對的說法,在不同的社會和歷史處境可以具有不同的含義。例如在香港,左派可以指親中建制派,也可以指激烈爭取民主的自由主義左派。而在不同歷史時期,右派可以指主張自由市場的經濟自由主義者、反共份子、保皇黨、權威主義者或法西斯主義者等。但在香港和影響香港文化至巨的英美文化中,右派往往是指近二百多年的保守主義傳統,和近幾十年美國的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m),本文談的右派主要也是這個傳統。

法國大革命與保守主義的起源

不少人都同意保守主義之父就是英國思想家和政治家柏克(Edmund Burke) ,而他的名著就是《對法國大革命的反思》。簡而言之,保守主義思想是對歐洲大陸的過激自由主義思想及其引發的行爲的反動。轟轟烈烈的法國大革命(1789)高喊著「自由.平等.博愛」的崇高口號,然而它不能像空想家所期待的那樣達致理想社會。「革命者砍掉了國王路易十六的頭顱,並把一大批被他們視爲社會蠹蟲的人送上了斷頭臺,但… 以暴易暴的結果是用雅各賓專政代替國王專政,以紅色恐怖取代白色恐怖。理性的社會秩序卻未如希望的那樣隨著革命的槍聲應運而生。…柏克指出,法國的革命者認定君主制是『不合理的』」,但廢除君主制的結果卻只是爲軍事獨裁掃清了道路。法國人推翻了路易十六,繼之而起的是更專制的拿破崙。」(李連江,頁34)

豪無疑問,法國大革命所產生的暴力和混亂使很多人感到震驚、恐懼和抗拒(事實上也使英國的不少改革停頓,如廢奴運動),所以保守主義就是始於對這歷史教訓的反思。在柏克看來,指導法國大革命的是一種理性主義思維──它認為可以透過理性把握到一些抽象的理念(如自由平等),然後按照這些理念改造社會,那完美的社會就指日可待。但法國大革命所產生的混亂顯示了「理性主義的失敗,理性主義雖然激發了革命,卻無法實現自己的目標。這充分證
明人們…不可能運用理性設計並創造合理的社會政治秩序。柏克認爲,社會政治生活是極爲
複雜的,… 面對未知的世界,合理的態度應是審慎。…原因就是革命的對象往往是社會本質…

全文閱讀

【註:本文原刊於《時代論壇》,2010年11月】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