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涼.理想.風化

馮國強 (香港性文化學會執委)香港回歸剛逾十年,中國大陸改革開放邁向三十年,大時代中,我們該問又必須問的是,我們該為何而活?人心該為何而活?

巧合的是,回歸十週年前後,低齡風化案和性荒唐事件接連發生。六月初,三名十三歲少年將一同齡少女非禮,其中一少年更涉嫌強姦該少女;至月中,一名年僅十歲女童聲稱在過去個多月內,多番遭三名同齡男同學在校內嚴重猥褻。( 唯由於以上兩案之少年犯案時皆未滿十四歲,故即或確定強姦行為存在,也只會被控以非禮罪 );稍後,有十四歲少女與四男同學在房內大玩「5P」的荒唐事件;七月底,則有十六歲少女疑六小時內遭同一人四度強姦的風化案。

由此出發,值得深思的是,風化案的低齡化,是否意味著我們的下一代已實然是一大批「慾樂人/享樂主義者」──其整個生命視野和核心關懷只是個人的「吃喝玩樂」,而沒有足夠「健康」和「非慾樂」的人格去預備和承擔我們家國社會的明天?

這是一個刺心的問題。不欲有這樣的下一代。更不欲家國社群破落中無從建造。

只是,這是一個荒涼的年頭:風化、5P、非禮凌辱──且是年少的。

荒涼與性解放之視野、價值和影響有著某些關係。性解放論述散發的視野、關懷和價值體系往往只是一己單薄的性享樂和放縱,對社會關懷亦只從情慾的角度出發,對性道德之界線更往往嗤之以鼻( 所謂「不信權威,專拆真理,不設底線」 ),如此容易強化了社會上的享樂主義文化。是以,在特區成立十週年之際,我們必須重新教導青少年人成為具「理想的生命」:承擔社群、關懷家國、尊重道德,而非成只注重享樂的「慾樂人」,畢竟,大我能豐富人格和生命,洗滌人心慾望的蠢動,進而抗衡不良性文化的毒害,促進對社群家國的委身。

活在大時代中,香港於中國還是其他方面而言,都有太重要的建設和戰略意義,我們必須擺脫被色情泛濫和性解放運動所強化的「慾樂型」人格,回歸社群、理想和上帝,不再只甘於做享樂的動物,而是無私獻出,胼手胝足,盡己捨身,如此,當可為社群、民族和家國的明天,作出真實而美善的貢獻。

【原刊於《基督日報》,2007年8月6日】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