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西方性革命 前瞻中國性革命(一) 性愛分家

馮國強 (香港性文化學會執委)「愛,教生命持續。」

二十世紀,卻非一個有足夠愛的世紀。兩次大戰,血流成河、悲抑不止。同樣令人困頓的是,持續逾四十年的西方性革命,形塑了一整代重慾忘愛、溺性障愛的異化心靈。

二十世紀,是一個教人扼腕的慾望世紀。然而,只慾不愛,人實難以久遠快樂。

西方性革命,開宗明義,便是「性愛分手」、性「去愛化」,一套有名的電視肥皂劇「色慾都市」( Sex and the City ),論者便這樣形容它「四個有錢有腦有身材的女性,公開在『入屋』的電視上談情說性,談得坦蕩蕩,還說可以跟男人一樣,有性無愛,確是相當革命性。」這真是典型的西方性革命言論「性不要抑壓,性愛不要相連」。

然而,失去了愛的性,而可以令人活得快樂、活得滿足嗎?步入廿一世紀,我們的家國,還要重覆走上西方性革命這條老路嗎?

人民大學教授李銀河嘗言:「中國正在經歷一場性革命。其規模同二十世紀七十年代西方經歷的性革命相當,所不同的是沒有那麼大張旗鼓。」事實上,伴隨著經濟開放改革而來的世俗化,中國大陸正急速步向性革命──中國大陸巳然步向舉國的「色慾都市」化中。據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六日中國新聞週刊指出:「在這次的性革命裡,性的快樂屬性將被無限放大,感情或金錢在性愛中,將變得無關緊要,而在這一波新的性革命浪潮中,最高指導理論就是『身體是我的,我有處理自己身體的權利……』而這波中國城市性革命浪潮的參考藍本,是西方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的性解放運動,而不用二十年,大陸的性解放將可以趕上西方。」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莫梧桐深院鎖清秋。」家國破敗、真情凋零,只願我們仍奮鬥不懈,直到主臨。

【原刊於《基督日報》,2006年12月10日】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