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制度還有前途嗎?

關啟文(性文化學會主席)中國人一直重視家庭觀念,甚至把家庭的人倫視為「天倫」,所以一家去遊玩會被叫作共享天倫。基督徒同樣視家庭為神聖的,是上帝所設立的制度,夫婦間的盟約是至死不渝的。一般中國人都相信家庭對社會的穩定和下一代的成長都很重要,然而這些信念近年受到不少新思潮的挑戰,家庭制度也被社會大趨勢無情地衝擊。我會在這幾期探討這些發展。

以往的夫婦無論是在怎樣的情況結合,都會有心理預備對方就是終身伴侶,是好是歹,大家都同坐一條船,婚姻就是一生一世的。然而近年離婚普遍化的世界大趨勢已把這期望破壞或逆轉,不少人(包括一些前衛神學家)更提出理由去貶低持久的婚姻,例如「若合不來勉強在一起是沒幸福的」。如很多風氣一樣,離婚也是西洋風。以前西方的社會和法律都很重視婚姻的穩固,但自六十年代開始,隨著基督教傳統的失落和社會的世俗化,法律把以前對婚姻與養育子女的責任的重視放棄了。

再加上良心的私人化,離婚率不斷上升,十個美國人有九個會結婚,但自一九七○年開始的婚姻,有一半以離婚收場。終生的一夫一妻制(institutionalized monogamy)變成了接力賽似的一夫一妻制(serial monogamy)。一九六七年紐約州開始無錯離婚法(no-fault divorce),七○年後美國全體跟隨,自此,縱使沒有嚴肅理由,婚姻也可隨意被終結。一九六九年無錯離婚法在英國通過。現在歐洲的離婚率達空前的百分之三十至五十。英國在六九年通過離婚改革法例(Divorce Reform Act)後,離婚率升了百分之四十,是在歐盟中最高的。在英國已有二百五十萬青少年與後父母同住。最近的數據顯示,一直緊隨西方文化的香港,離婚率也逐漸逼近美國,每二點三對夫婦結婚,就有一對離婚。

婚姻的語言日漸世俗化,以前被視為崇高的聖禮(sacrament)和一種聖約(covenant),但現在則只是俗世社會的一個合同(contract)。合同是以自利為基礎的,若婚約被當作合同,那一旦它不能滿足自我的喜愛和慾望時,就會壽終正枕。婚姻世俗化的種子在啟蒙運動時已撒下,但在二十世紀初,根深蒂固的風俗才逐漸改變,婚姻和家庭開始私人化。七○年後婚姻法更全面世俗化和個人化,人們不再用制度和社會責任的角度看婚姻。我們甚至可說一種離婚的文化(culture of divorce)已形成了,「至死不渝」已變為「視乎我們個人的利益和激情能否每時每刻得到滿足」。

因為基督徒始終是活在世俗社會中,以上的轉變亦在衝擊教會,我們應多加留心,並祈求屬天的智慧,知所應對。

【註:本文原刊於《基督日報》,2003年4月27日】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