譁眾取寵的「重拾自尊論」

吳浩然一位社工在一個「談情說性」的青少年論壇上,以「重拾自尊論」鼓勵青少年多從性行為中實踐自我。她的言論即時獲得全場年輕人的掌聲。我想能弄至如此「偉大場面」只有兩個原因︰(一)是這一代的年輕人確實受著極大壓抑,無從找尋其自尊感;(二)對自尊感的需要已大到可以合理地解釋人類不同異常行為背後的動機。雖然一眾「心理佬」都知道以性行為來補償本身的自卑情結,可能是心理異常,但自從自尊運動在六十年代崛起,「自尊需要」已成為公認的人類基本需要。

那位社工所說的並非毫無根據,心理學家指出一些青少年會將性行為當作提升及維持自尊的工具。但問題不在於此,而是我們是否已將「自尊需要」看得過分重要?這一點似乎跟性的課題關係不大,但不要忘記性教育是人際關係的教育,當我們要處理青少年的兩性關係時,如何看待他們的自我價值是很基本的因素。

一九九二年二月《新聞週刊》的一篇主題文章對自尊運動有這樣的評論︰「自尊需要已在我們社會中每一個角落生根,但沒有一處比在教育的更牢固。那些相信自尊會促進表現的老師、家長、學生是自欺欺人,因為好的自我形象是在真正的成就之後,並非之前。」現今教育對自尊的認識,是基於一個錯誤的前提,就是人文主義。人文主義宣言中對性倫理有如此的論述︰「我們相信由正統宗教文化孕育而成的排他態度,會對性行為作出不適當的壓制。」觀乎那位社工的言論,可知所謂不適當的壓制,大概是指一切的壓制吧!現今的性教育必然是失敗的,因它建基於無神的人文主義和誇大了的自尊需要之上。

青少年屬靈導師必須明白,從心理學到青少年每日所接觸的學校教育,都傳遞著一種錯誤的自尊觀。這種無神的自尊觀不但導致青少年曲解性的價值,甚至影響了我們教導性課題時的態度。聖經從來沒有提及人有自尊需要,相反,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太十六 )保羅寫信給提摩太時更將「專愛自己」與違背父母、不愛神等同列為不敬虔的心思。既然今天的教育如此捉襟見肘,就更顯得這一代的年輕人需要基督救恩的屬靈導引!

【註:本文原刊於《基督日報》,2003年4月6日】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