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很有夢想?

楊浪現時坊間流行關於賣淫(「性工作」)的新思維,例如《亞洲性坊間──性工作者的現實與夢想》(香港進一步,2002)一書,就是要澄清我們對「性工作」的「誤解」,因為文明社會中的性工作者,通常都是為了實現夢想才選擇賣淫,例如日本的Saitona說:「做性工作者,是我的選擇,我為自己感到驕傲。」這樣看來,過去我們要救人出火坑的思維,實在天真不過,只反映了我們的優越感和對「性工作者」的歧視!

這類美化賣淫的新思維很動聽,它讓我們重視娼妓本身的聲音,和明白賣淫背後的複雜情況。然而新思維不一定對,有時只會矯枉過正,究竟「一般而言」,賣淫是否應正面提倡和嘉許呢?我相信答案仍是否定的。就算《亞洲性坊間》裡面的個案,仍然顯示賣淫和男權對女性的剝削和壓搾有緊密關係,很多妓女入行都是因為遇人不淑或經濟困境,不見得主因是追求夢想。

我們也慎防抓著一兩個特別例子就大造文章,例如很多「知識資訊影像轉移工作」(翻版)和「生命終結工作」(殺手)的從業員都會有自豪感吧?由此得出「娼妓通常是有夢想」的結論未免倉卒吧?其實大多數娼妓的「夢想」很明顯,就是賺錢。真正有夢想的人肯放棄回報,犧牲自己的金錢和時間。假若妓女的夢想是賣淫本身,那她們是否願意為陌生人提供免費性服務,傾家蕩產也無悔?

回到Saitona的例子,她談到有一個客人差點把她殺死,另一些偷拍和勒索她,這些經驗對她傷害很大,她對性工作的興趣正在減少。以前她堅持要性工作合法化,但今天她不再肯定……

【註:本文原刊於星島日報 —《談天說道》之性愛神話 2003年3月31日】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