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多面睇:保羅篇

井夫「牧養未婚的單身肢體,還不及牧養離婚及喪偶的單身肢體那麼具挑戰性。」一位神學院舊同學分享說。原來不少離婚或喪偶而未有子女的年輕肢體,都為自己的身分感到尷尬。

曾經也是伉儷 

這位舊同學牧養伉儷團時,遇過不幸喪偶的肢體,也遇過被離棄的肢體。舊同學慨嘆即或是最親密的團契關係,也只能在短時間裡支持這些身負重傷的肢體。一段時間後,當事人就算不離開教會,也會淡出所屬的團契,好離開傷心地。一旦離開伉儷團,若未夠資格參加長者團,往往便不再參加任何團契。喪偶或離異後,繼續參加伉儷團,總不是味兒!男與女在這問題上或有不同的想法,筆者只能從男性角度設想。

保羅也是鰥夫

許多第一世紀的資料和研究均顯示當時結婚是男子當盡的本分,出身為法利賽人的保羅也應該不例外,至少他沒有像耶穌一樣不結婚的理由。保羅在林前七章八節說「我對沒有嫁娶的和寡婦說,若他們常像我就好了」,使許多人認為他未婚。但不少研究者都認為這裡的「沒有嫁娶」應解作「鰥夫」(相應於同句的「寡婦」)。保羅很可能曾經結婚,而配偶早死(又或許妻子離開了他,但這可能性較低),沒有兒女。他沒有再娶(林前九5),這可能與他認為神國快要圓滿實現有關(林前七2931)。

保羅以夫妻關係來比擬基督與教會的關係,可能源自舊約先知以淫亂來指斥以色列的宗教混合主義,並猶太傳統詮譯雅歌的方法,但他在婚姻中的親身體驗,相信也有一定影響。婚姻本是好的,性愛也是好的,但保羅在恢復單身後守素安常,倒建立了不少良好的伙伴關係,與百基拉夫婦更是刎頸之交。

親密也可非性

由於丈夫常比妻子年長,而男比女短壽,因此獨居喪偶的長者以女性為多,這也許是一種對男性的祝福。男人最怕孤獨,吊詭的是,男人也很怕與人親密。夫婦間的親密對許多男人來講是身體的親密,對女性來說則是心靈的親密。據說,男人慣以性進入親密,女人則以親密進入性。男人較難在喪偶後守素安常的一個原因,也許就是這種怕親密卻又更怕孤獨的弱點。我佩服保羅,因為他成功地與異性建立非性愛的親密伙伴關係,這正是許多在縱慾社會成長的男性要趕快補課的地方。

【註:本文原刊於《基督日報》,2003年3月2日】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