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多面睇:見聞篇

井夫難填的問卷

最近教會收到一位神學生的功課問卷,調查教會對未婚肢體關顧牧養的情況。填寫的時候,又一次暴露自己對教會中那些已達適婚年齡而未婚的肢體的無知。究竟他們對教會的牧養有何期望?他們未曾結婚的原因是甚麼?他們適應現時的團契生活嗎?是否條件太高而未有對象呢?有太多問題不懂回答,雖不好意思交白卷,但實在難填下去。

為難的團契

有一個團契,成員都是單身的青年人,但隨著時日增長,差不多半數的團友都已結婚生子。團契多年來為避免使單身一族有「陪太子讀書」的感覺,刻意在聚會中避開婚姻生活的題目。後來,有已婚團友表示團契未能照顧他們的需要,所以職員會考慮將團契小組分成已婚組別與未婚組別,讓大家各適其適。結果,建議遭否決,原因是如果未婚男女同組,會易生尷尬;但男女分組,又嫌太單調。最後亦只好維持原判,正是左右做人難!

可怕的標籤

大概一年前,因見教會對未婚群體缺乏關顧,又想到未婚肢體也需要團契生活,所以女傳道人嘗試組織一個小組加強牧養。小組雖無打響招牌是單身一族,甚至連名稱都沒有,但明眼人只要看上一眼,便已知葫蘆裡賣的是甚麼藥。結果,乏人問津,聚會沒兩次便關門大吉。

敏感的話題

教牧要了解未婚者的真實需要,並不容易。平常聊天,又怎好意思觸及這些敏感話題?就是問了,也不一定有真心的答案。不信儘管試試。有位弟兄,向來熱心事奉,事業穩定,但在愛情的路上幾遭挫折。因我與他熟稔,一次在飯桌上問上一句,他答說:「等候神啦。」如果等候神也有分主動和被動,這弟兄應該屬於主動的一種,他希望早日擺脫單身。單身對他來說是一種不幸。

難纏的心魔

或許對許多人來說,單身不是出於選擇,而是被淘汰的結果;至於結婚,也不被視為人生的選擇,而是人生的階段。因此,未婚或不婚對許多人來說是一種失敗或缺陷,連提起來亦感到羞恥。當婚姻被看成唯一的正統,單身的積極意義便無法建立起來。爭取不婚的正統地位何嘗只是女權運動的玩意。

【註:本文原刊於《基督日報》,2003年2月9日】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